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迷奸  »  百草会

百草会,是关外第一大帮派。

最初,百草会,只是一个百草山庄,是武林第一名医叶环夏所创,叶环夏不但医术

通神,而且一身武功艺业深不可测,一生活人无数。

有几位武林大豪爲其所救,感其恩德,干脆结庐而居,对救命恩人言听计从,到叶环夏

的儿子叶中天时就已组成了一个帮派。现在叶中天已八十高龄,独居在百草山庄后山的

琳琅阁中不问世事,他的儿子叶笑尘现在是百草会的会主,也是关外武林的泰山北斗。

叶笑尘今天五十出头,下有二女一子,都有一身惊人武功。长子叶小风,已经成家

,娶的是帮中长老钟连伯的爱女关外有名的大美人钟可卿。长女叶小云,次女叶小雨。

都是生的亭亭玉立,千娇百媚,尚未出阁。

此时正是初更时分,叶大小姐小云姑娘正在床边弯腰整理着什麽。她眉目如画,皮

肤白嫩,容貌可爱、水灵,有着令人遐想联翩的两条修长、丰盈的秀腿。配上一对丰满

挺拔的乳房与略上翘起的圆臀,十分诱人。此刻她正低头铺着床被,只穿着亵衣,乌黑

的长发洒落肩头,唯一的例外是雪白的颈项,有一种令人眩目的亮丽。

忽然一双手绕住小云的纤腰,下身紧贴在她丰盈的屁股上,小云侧过头,俏巧的甜

笑,那人的吻已轻轻印上大小姐的樱唇,舌头轻轻滑入她的口腔,乌丝飘洒在云小姐的

脸旁,更增秀色。那人的双手不规矩地隔着衣服搓揉着小云的乳房,小云似乎动了春心

,身体像蛇一般的扭动。离开小姐的唇,那人又把头贴在小云的背上,轻轻提起她的裙

子,揉捏着她富有弹性的臀肉。

“爸,下边的人都还没睡呢,你好性急。”小云小姐笑盈盈的在那人额上点了一下

,娇嗔地说。

原来这人竟是百草山庄庄主,医术通玄,武功盖世的叶笑尘,都已是五十多岁的人

了,可是内功精深,又精通医术,看起来竟是白面微须的三十左右一位文士。

“哼,怕什麽,谁敢多嘴,给她吃颗忘魂丹,关进地底无间洞去!”

叶笑尘一边说一边脱下衣服,把女儿裙子褪下来,露出叶小云那洁白如玉,娇嫩如

脂的臀部,边用手指在她的股间摸索抽插着,边轻笑着说:“再说你身边那几个小丫头

你老子我哪个没玩过?谁会出去瞎说?”

叶小云舒服得舒了口气,白玉无瑕的俏脸上已腾起两团吧,别看那南宫剑鸣是个毛

头小子,他爹可是色中好手啊,想当初我俩一块嫖妓时,那老家伙比我还厉害呢。”

叶小云吃吃地一笑,,*插入在女儿娇嫩柔软的身躯里,那滑嫩而富有弹性的屁股轻

触着自己的小腿的强烈体验使叶庄主加大了力度,疯狂的抽插。女儿的*和*的不断摩合

发出“扑哧……噗嗤……”的声音。

叶庄主的双手在女儿小云丰满结实的乳房上抓摸着,要把女儿的乳房掌握在自己手

里,骑在自己女儿娇嫩的身体上,进入她香喷喷的胴体的感觉席卷着他。狂干年轻美丽

女儿那婀娜动人的娇躯,真是让人觉得太爽了。

叶小云发出动人的娇喘:“啊……好舒服啊……爸爸……啊!”

在温暖舒适的*里,*不停的顶入,终于,全根浸没在了女儿的*间,女儿的口中不断

发出浪叫声:

“爸爸……往里,舒服啊……动起来……啊…爽……亲爸……啊……亲爸爸……我要啊!”

叶笑尘在女儿的深处停留了一会,感受那紧塞温暖的感觉和女儿身体内部的痉挛,

再缓缓的拔出湿淋淋的*,吐口气再狠狠地插进去。此时的*变得粘乎乎的,粘满女儿液

体的*,抽出、插入,在蜜洞深处,叶庄主晃动身体,努力让*在女儿的身体里边转动角

度,一顶一顶的,让它可以接触到女儿内部的每一片地方。

柔顺的女儿翘着臀部配合着亲生父亲做着转动,似乎得到极大的满足,脸上展现着

兴奋的神色,两个小兔子在身体上忽前忽后不断地晃动,不时发出低声的哼哼声,房间

里充满了爱欲的气息。

叶庄主抚摩着女儿香汗淋漓,沾在额迹的发丝,轻吻着女儿无暇的颈项,环抱着女

儿柔软的腰肢,使劲挺着玉杵在女儿的*里捅着,沈浸在淫乱的快感中,他一边按着女儿

白鼓鼓的屁股,托着她的纤腰上下套动着,*在她的双股间进进出出,*直流。

正在紧要关头,外边有人喊:“庄主,庄主,南宫老爷子有急事找您!”叶笑尘本

待不理,外面庄丁却是喊个不停。

气得他狠狠咒駡一声,拔出*,不知这麽晚了南宫远有什麽急事,赶忙着衣在女儿翘

得高高的屁股上拍了一下,道:

“乖女儿,老爹得去一趟,回头再来找你。”急急开门去了。

叶小云正在情热,一时气得银牙狠咬,却也无可奈何。躺在床上用自己的纤纤玉指

捅插了一阵,总是不如父亲的*来得实在,又恨恨地罢手,翻来覆去,难以入眠。

>xgNu!-

正无可奈何时,哥哥叶小风已急匆匆跑上楼来,远远就叫着:

“二妹?二妹?”叶小云慌得连忙拉过锦被盖上。

叶小云与父通奸,毕竟是见不得人的事,虽然自己房里的几个丫头都知道内中根底

,其他人可是一概不知,听哥哥上楼来,慌不叠地要掩饰。

叶小风今年二十五岁,长得男生女相,身材修长,眉目清秀。他推弄妹妹闺房的门

,只见小云好像刚洗过澡的样子,头发湿湿的披散在肩头,淡中暗笑,说:“妹子知道

了,那我~~~先睡了”

“喔!那~~~~~~~那我先回去了。”叶小风心中若有所失,恋恋不舍地说着

,转身去了。)

望着他的背影,小云俏巧地吐了吐舌头,扮了个鬼脸,皱着鼻子说:“哼,当我看

不出来?哥哥也好色呢。”

叶小风对妹妹美丽的胴体早已垂涎三尺,碍着是一母同胞的兄妹,虽然心中痒痒的

,可也无可奈何。

回到自己的住处,妻子可卿已经卸了妆,上床躺下了。

那时的人结婚早,虽然已经结婚三年,今年也不过才十九岁。生的明眸皓齿,体态

撩人。o

叶小风脱衣上床,扯下钟可卿的内裤,伸手摸进去,一下就摸到了*上。手指一动,熟练

地插进丰满紧凑的双腿间的阴洞中挖起来。钟可卿立即扭动着蛇一样的腰身,紧缠着他

的身体,将高耸的乳房、丰腴的大腿直往他的胸前下部磨擦着,手熟练地伸进了他裤裆

中,摸到了他的*老练地搓动着。

本来就硬了的*在她娇美的玉手搓动下越来越硬,钟可卿媚眼瞄着他的*,手搓得越

来越快了。

叶小凤笑着帮妻子脱去内衣裤,钟可卿拱起小蛮腰,任其解了裙扣,一身雪白诱人

的肉体露了出来。

“真美啊。”

钟可卿这副性感至极的肉体他不知看了多少遍了,可每次再看的时候,他都忍不住爲之

赞叹,结婚三年了,她的身体不但没见褪色,反而更加美艳光滑挺拔,魔鬼般的面容,

配上她那高耸挺立的丰乳、纤纤盈握的细腰、圆鼓软翘的双臀、丰腴白嫩的大腿,一切

都是那麽完美,一切都是那麽诱人,真是上天赐给他的美若天仙的妻子啊。

叶小云捧着妻子两个完美的乳房就吻了起来,吻得渍渍有声。钟可卿的乳头立即变

硬起来,下半身更是湿润无比,欲望弥漫全身,身体象在炭火炉边烤着似的,燥热无比

,张开双腿圈在他的屁股后面,下身直往他的*处直挺,口中叫道:

“小风,我的好老公,别吻了,来吧。”

叶小风一见她那浪样,欲火也高涨起来,弃了乳房,将她放平在床上,分开双腿压

了上去,*驾轻就熟地插入了温暖的销魂洞中,一插入美艳的娇妻体内,立即大抽大插起

来。

钟可卿摇着性感的肉体与丈夫抵死缠绵,双手紧搂着他的背部,屁股奋力上下挺动

,口中更是浪叫不已,

“好老公,用力,好,快点,好。”整个俏脸此时已是春意笼罩,风情万种,脸颊烫人。

叶小风更是被她逗引得欲火膨胀,使尽全身力气狠命抽插,直抽打着她的浑圆如玉

柱的大腿拍拍作响,才插了一百多下,快感就一阵猛过一阵涌上来,直往龟头上冲,心

里觉得不妙,怕早泄引起妻子的不快,立即顿住身体不动了。

“怎麽不动了。”钟可卿正在兴头上,睁开媚目浪浪地叫道:“快点插,快点嘛。”说着屁股直往上挺。

“先歇歇。”叶小风喘着气说。

“那你躺下去。”

钟可卿用力把丈夫拉了下来,推倒在床上,跨上去擡起屁股把*往她*里套,沈身一坐,*

全根尽没。

“让你好好享受。”

钟可卿对丈夫妩媚地一笑,随即筛动白嫩嫩、圆鼓鼓的屁股,上下前后套动起来,肥美

的*套着粗大长的*,每一下都是拉到最高后再坐到尽根,*随着她的套动不停地顺着*往

下流,很快床上就湿成了一片。

“你爽不爽?”钟可卿披散着头发,媚眼如丝地望着他,两个丰满的乳房随着她的

套动上下跃动不已,抛出诱人的乳波。

“好爽,好爽。”

叶小风被娇妻一阵骚浪的套弄得高潮叠起,再也顾不得保存实力,忽地坐了起来,

双手抱着她结实滑嫩的屁股,下身不停上下挺动,顶得钟可卿前俯后仰,白嫩的双乳上

下跳动,乳头轻轻拨打着自已的胸口,一阵急挺后快感如火山喷发般冲了出来,精水狂

射不已。

钟可卿被滚烫的精水一冲,早已积蓄的快感立即爆发,精水直射,大叫一声倒在了

叶小风的身上,好像浑身的骨头都被人抽去了,身上软绵绵的,媚目如丝,秀面绯中一

荡,这一刻心中已拿定了主意。FxL+"

叶笑尘来到自己练功的密室,这里也是他练药的丹房,[室内充溢着一阵阵药香.他关紧石

门,啓动机关,然后取出一粒护脉金丹给南宫美玉服下,淫笑着在她里上虽然体会不不到,

但是她的身体却已开始有了反应.她那稚嫩迷人的桃源洞口已缓缓沁出些爱液.内容来自

叶笑尘正用舌尖细细的品味着那耳肉的柔嫩,用火烫的嘴唇吻着那乌黑的秀发,不

觉中,他的手已经滑落到柔弱无骨的腰肢,用力的箍紧,把她完全的纳入自己的掌控里,

一双魔掌在她幼嫩的娇躯上肆虐。

他不是头一次玩弄这样稚嫩的女孩,他曾经买过一个刚刚八岁的小女孩,当晚就把自

己的*插进了她还光秃秃的肉体.但是南宫美玉是南宫世家的大小姐,她的身份,她的气质

怎麽是那种穷人家的孩子所能比的?她是个美人胚子,虽然看起来还有些清纯天真,可是白

天会见时,她那种大家闺秀风范,和武林世家子弟的风范深深印在叶笑尘的心中,想着她白

天的样子,叶笑尘的*不由跳了跳,在她的屁股底下越发地不安份了.还不谙风情的南宫美

玉,昏迷中仿佛正做着春梦,心如鹿撞,整个人却迷糊糊的,仿佛周围的一切都在旋转。

她呻吟着,整个娇躯都偎依在这个与父亲称兄道弟的叶大庄主怀中.

似乎有些窒息了。她的小嘴巴呢喃着,脸颊烧得发烫,胸脯剧烈的起伏不已,她的

呼吸,她的一切似乎都要被这个男人狠辣的热吻吸走了。一只大手沿着她雪白的大腿

恣意的抚弄,不断的向内深入,眼看就要逼近少女最隐秘的部位。

叶笑尘把南宫美玉轻轻放倒在自己身边,眯着色眼打量她的美丽胴体,首先令叶笑尘

兴奋起来的是小玉姑娘一对白皙可爱的小脚丫,圆润迷人的脚踝,娇嫩的好似柔弱无骨

,十枚精致的趾尖像一串娇贵的玉石闪着诱人的光点。看得他呼吸困难,费力的咽着口

水。她那双嫩生生,白腻修长的美腿软软地合在一起,微微露出一丝缝隙,美玉凝脂般的

大腿上端便是那尚未长出*的神秘花园.那浑圆且充满弹性的肉臀,粉光致致,令他遐想连

连。

叶笑尘抱起她软绵绵,热烘烘的身体放在大腿上,细细密密,反反复复的亲着,舔

着,在每一处的肌肤上都留下了他饥渴的唇印,特别是白腻的大腿和秀气的小脚丫。

这一番的折腾后,犹在半昏迷中的小玉姑娘已是媚眼如丝,娇喘连连,身体更是一片

火烫,下体更像是被暖水浸过似的,黏黏的,滑滑的,分不清楚是难受,还是舒服,白

晰修长的大腿无意识地扭动,一股热流在小腹里涌动,让她産生了想要小便的错觉,却又

感觉好像已经尿过了。

"小淫娃,这麽快就出水了。"叶笑尘狞笑着

他迫不及待的把小玉姑娘的屁股抱起来,把嫩藕似的两腿放在肩头,那迷人的*正好

对着自己的嘴,毫发毕显的暴露出来。

放眼望去,是两片鲜鲍似的嫩肉,肥肥嫩嫩的,早已湿透了,中间粉照不宣.打发

大家离去,两人也回房睡了.钟可卿的闺房内,叶小风一番杀伐,早已沈沈睡去,可是忽然之

间,像是被什麽声音惊醒了.他睁开眼睛一看,不由得惊呆了.

室内中一荡,却也心中一惊,这是怎麽回事?扭头看去,却见妻子娇躯赤裸,双手背在身后

被绳索紧紧绑住,,双膝跪在床上,又白又圆的屁股拱了起来,菊门和*大大张开,好像等

待着坚硬*的无情进入。而南宫父子则光着身子,下身呆着摇摇晃晃的两根大*,一前一后

站在妻子身边.南宫剑鸣剑眉星目,十分英俊,他坚挺挺的*一下子插进钟可卿的嘴里,用

力的进出,带着她中也是痒痒的,可是也难堪极了.叶小风虽然也是又惊又怒,可是俏丽的

妹子一对柔嫩可人的乳房顶在自己胸上,而*感受到妹妹*的热力,好像那里充满了吸力似

的,*一跳一跳的有点不受控制.钟可卿在丈夫醒前已被玩弄了很久,早已认了命,而且也被

玩的欲火高涨,几度高潮,于是尽力绷紧菊门,等待着下一次更加疼痛的插入,同时小嘴紧

紧地套弄着南宫剑鸣的*,南宫剑鸣一表人才,比丈夫的阴柔之美截然不同,钟可卿芳心之

中倒底有些喜爱,平时和丈夫做爱,确也曾闭目把他想成南宫剑鸣,此刻既已放开,干脆静

心感受那种兴奋。

这时南宫堡主深深的插入钟可卿的体内,然后停在那里,嘴里发出阵阵低吼。她感到*一

下变得更大了,撑开她的肠道,迎接他灼热的*。一下,两下……灼热的*射进她的身体。她甚至觉得自己已经被这罪恶的*填满了。变软的*"砰"的一声抽出她的菊门,几滴*慢

慢渗出来,流下她的大腿,滴在床上。这时一直不出声的南宫剑鸣也呵呵叫了几声,*骤

然变得更大,一股股*喷在这位自己一向叫做大嫂,却比自己还小着两岁的美人口中,*自钟

可卿口中流出,迷人的少妇无力地萎顿在床上,结实的屁股趴了下来.

叶小风看着妻子给男人奸淫着,心里很不舒服,但下体的*却和他打对台,兴奋地举

起来。旁边的妹妹也睁着一双媚目看得芳心大动,已有爱液缓缓渗出.内容来自

“啊……舒服……你的小嘴…好爽啊……啊……啊……啊……”南宫剑鸣叹息着射

尽*,

他转身看看叶小风,嘿嘿一笑,道:"小风兄,嫂子的身体真是美妙极了,兄弟今天可是

舒服极了,你何必客气,佳人在侧,及时享用吧"说罢哈哈大笑,说着迅速地扯开叶小云的大

腿,把叶小风硬梆梆的*对准她的*,狠力地插进去,推着叶小风的屁股抽插起来.叶小风

虽是男儿身,却是浑身肌白如玉,细腻柔滑,骨架也酷似女人,可那*可不比南宫剑鸣的小,

又粗又大.叶小云本来还喊不可,可被狂猛地抽插数十下,已弄得她呻吟连连,*成河,这

时南宫堡主已经缓过气力来,就用她小*流出的*,涂在她的屁眼上,把粗腰一挺,将*一

下子插进了她的肛门里。

“啊……不要……太大了……不要再插进去…我的屁股开花了……不要……不要啊

……啊啊……”

小云姑娘还是头一次被两人奸弄,而且也是头一次被人插进屁眼,疼得哭了出来,

但练武的女人承受能力真好,很快就有不同反应了。

“啊啊……好舒服……啊……好哥哥……多干几下……用力干我……尽情干我……

我要大*啊……啊……好爽……啊啊……你你们真会干……啊……”

小云姑娘被干得忘乎所以,完全放弃了羞耻,呻吟声响彻整个香闺,*里的*横流。扑哧扑

哧的声音让她自己也不禁羞中竟然渴望着更猛烈的奸淫施加于自己身上.这个时候,秘室

里,叶笑尘刚刚在南宫美玉十二岁的年轻胴体上结束第一次冲锋,将滚烫的*射进了小女孩

那紧闭的肛门.

一番云收雨罢,情欲一退,叶氏兄妹都清醒过来,心中羞愧不已。叶小风怒视着这

一对淫兽般的父子,愤怒地道:

“你们~~~~~你们爲什麽要这麽做?”

南宫剑鸣微微一笑,坐在钟可卿身边,抚摸着她光滑温润的玉体,邪笑道:

“你想知道?让我来告诉你吧”

他仰起头,沈思了片刻,缓缓说道:

“民间野史记载,古代有剑侠,可以御风飞行,可以飞剑杀人于千里之外,白昼幻形,

刀兵不伤,你信不信?”

叶小风没想到他忽然说出这些东西,愣怔了一下,道:“这~~~~都是愚民谣传,凭

空想像的东西,你也信?“

“我信!”,

南宫剑鸣道:;

“本朝的周颠你听说过吧?世称颠仙,他助朱皇帝打天下时曾多次激怒那假和尚,朱元

璋曾在行船之时,将他身缚铁索巨石,沈于水底拖行,三天三夜才拉上来,周颠神色如

常,又有一次朱元璋将他用烈火焚烧,绑人的石柱因酷热从中而断,周颠居然毫发不伤

,这些事都是朱元璋和千百将士亲眼所见,所以那朱和尚立朝之后也心悦诚服称他爲颠

仙而不名,这总不假吧?”

叶小风听得呆呆的,半晌才道:“你到底想说什麽?”

南宫剑鸣目中异光一闪,沈声说道:

“我得到了周颠遣世的秘笈《惊天诀》,周颠在秘笈中说,这本书是上古奇学,他平生

所悟不过书中十之三四”,

他深深吸了口气,道:

“不过十之三四,已被人称爲半仙,若是学全书中所载武学,功参造化,恐怕长生不老

都能办到”,

南宫堡主仍然搂着叶小云的娇躯,但是叶小云却已浑然不知,和叶小风夫妇俩都听

得呆了,他们都是练武的人,可是南宫剑鸣所描述的境界却是他们连做梦都没法子想像

得到的境界。内容来自;

南宫剑鸣越说越是兴奋,他的眉毛在这刹那间令人骇异地变成了绿色,翠绿色,他

的眉毛居然变成了绿色,叶氏一家人都吓呆了,他却浑然不觉,自顾说道:k_16t=Q~

“我得到这本奇书后就与家父开始修习,可是却练周颠那三成功夫都练不成,后来杀了

采花大盗,淫僧崔怜花,得到了他的采阴补阳大法,借助采阴大法之助,现在我已练到

了第四重境界,就算周颠复生,也不是我的对手了”

说着,他忍不住狂笑起来,他的眉毛就在他的狂笑声中攸然变幻,忽绿忽蓝,忽黑忽白

,诡异莫名。

钟可卿忍不住道:“那你爲何~~~~爲何~~~~”,脸儿一,我南宫世家要称霸天下,

没有得力的爪牙也是不成的,我会把采阴补阳大法和《惊天诀》上、中两卷传授给你们

,用不了多久,你们就可以横行天下,子女金皂,予取予求,你们想想看,若是答应,

立刻就是人上之人,若是不答应,现在你们均已中了我的烈焰噬魂神功,将苦不堪言,

欲死不能”。

许久许久,叶小风、叶小云和钟可卿面面相视,缓缓低下了头面目英俊的南宫剑鸣却

是浑身充满了一阵邪异的气息,点头笑道:“好,你们若是答应了,就听我安排,你们

要~~~~~~”

次日,叶笑尘夫人姬摇爱的女儿叶小云已经成了南宫剑鸣的同谋,在算计自己。很显

然,南宫老堡主武功修爲也比不上自己的儿子,所以事事都是由南宫剑鸣拿主意。

此刻,南宫剑鸣贪婪的目光在这成熟的妇人身上打着转,等着她做出答复,这样美

艳的妇人如果用强点有她,就没什麽滋味了,他想要的是她心甘情愿的俯伏在自己的胯

下。叶夫人姬摇,你从了我,我就是她们的爹爹了,只会爱她们,怎麽会欺负她们呢?”

说着向叶小云挤了挤眼,叶小云的俏脸腾地中一荡。

姬摇脏突然间加快了跳动,就像他第一次占有他的母亲,唯一令他遣憾的是第二天

母亲就上吊自杀了,之所以他还没有对他的妹妹下手,那只因爲他所修习的《惊天诀》

内功心法是至阳至刚的武功,天葵未开的女人是不能碰的,否则予内力有损。此时,他

胯下*上的青筋经不住突突的震动。这条巨蟒曾经御女无数,但从不曾想今天这般经不住

考验,像是随时都会顶破裤裆冲将出来。姬摇神,微笑道:

“那还用说,当然是了”。

他看着姬摇中的火焰越是高涨。他要将这个如同天宫中仙女一般神圣不可侵犯的少妇变

爲自己的胯下之臣;他要用自己烈火般的身躯激发出女人内心压抑很久的人性的本能。

南宫剑鸣看着冷若寒冰的姬摇。

叶夫人的脑中已是一片的混沌,心里的屈辱和羞愤已化作一股力量,突然翻转手来

,啪的给了南宫剑鸣一记响亮的耳光。南宫剑鸣此时却并不生气,他面露淫亵的微笑,

看着叶夫人因羞愤而涨。温暖的*紧紧的含住了火热的铁棍,滚烫的高温在*里燃烧。粗

大的*在窄小的*中摩擦,乳白色的滋液随着摩擦的加剧不断的从*和*的结合处被挤了出

来。]

叶夫人还是紧闭双眼,但是从下体传来的酥痒的感觉已渐渐弥漫全身,除了鼻息越

来越急促,她的娇躯也随着一次次的顶入前后不停的摆动,她已经渐渐无法抵抗来自下

体的冲击了。“噗哧噗哧”的抽插足以让任何一个良家妇女失去理性

和理智,完全沈浸在肉欲的享受中去。她虽然是女侠,但也同样是女人。她再也不能承

受一个多时辰的奸淫

突然间,南宫剑鸣已把她两条肥美的玉腿并在一起,跟着将双腿翻向左侧,右腿搭

在了左腿的上面。两条紧闭的美腿使得*被挤的只剩下了一条缝,南宫剑鸣挺腹擡臀,又

是“噗哧”的一声,他龟头挤了进去。“啊”叶夫人的嘴里无助的声音。内

容来自

“终于开口了,我会让你叫的更开心”。

南宫剑鸣剩下的半条*随着“滋咕”的声音也全部挤进了*。被收紧了的*紧夹着火辣辣的

*,二者的摩擦尽然连一丝缝隙都没有了。

“求求你,轻一点,我受不了了。啊啊,轻一点,不要

啊不要啦呜呜”。

叶夫人的呻吟声越来越大了,她的肥臀左右摇摆,像是要摆脱*猛烈的抽插。但她的屁股

扭得越厉害,换来的只是更加猛烈的攻击。「啊啊啊,停下

呀啊啊啊呜喔啊」,

尖叫声不断冲击着南宫剑鸣的耳鼓,血液也在他的体内沸腾。

这个时候茫然不知的叶笑尘却在密室中意犹未尽地享受着难得一见的年轻女体。密

室中补药金丹有的是,服一颗三两天不吃饭也不会饥饿。此时,他已抱着南宫美玉的胴

体在温泉中沐浴完毕,少女的皮肤白里透底到骨头里都兴奋出来。少女丰腴的大腿根部

,女性的最后防线已中门大开,看似紧闭的两块肉唇向自己作欢迎状,它们正主动地泄

着潺潺的润滑液,准备迎接男人生殖器的插入,老家伙看着如此迷人桃花穴,真是手馋

口馋淫欲更馋。他一趴下来贪婪的大嘴就凑上那湿滑的穴口,用力吸吮那小嫩穴渗着的

淫液,源源吸索到肚子里

他看着眼前少女迷中娇羞的媚态,再看看那还不住渗出春水的诱人*,双眼中透出色

迷迷的淫火,他又已无法忍耐了,他翻过少女的身子,轻轻咬噬着少女白嫩的臀部,许久才

挺起坚挺粗大的*飞快地捣入又抽出少女紧窒狭窄的谷道,发出‘滋——滋——滋——’的

响声。

他的腰部抽拉的节奏以每秒一下的速度往屁眼进击。因爲谷道实在是太紧,他只好

撤回抚摸奶子的双手,改爲扶住少女的小腰作支点,耸动的速度越来越快,在性爱的迷乱

中他想着下次一定要让她清醒着,

尽管使用催眠术有一定的危险性,可是他一定要让这娇美可爱的少女清醒着感受他的

进入.

少女的屁眼真是妙不可言,屁眼内内如同有种奇异的吸力牵引着大龟头高速的运行

,充满了诱惑。

"嗯嗯啊"少女的娇躯随着他的撞击忽前忽后地挫动着,喉间发出低低的呻吟,

仿佛矜持的大家闺秀发出的娇吟,

"喔,好丰满的小屁股呀!哈哈哈~~~

她那两瓣香臀随着*的深入而不自觉地向两旁张开,布满褶皱的小屁眼儿在这时才露

出了庐山真面目。淫液流经的花蕾被映衬得娇艳夺目,明丽动人。叶庄主暗叹:"这少女

的屁眼儿都如此勾人。能操她老子这辈子就没白活,也算不虚此行了"。

豆蔻般精巧的小屁眼儿微微朝肉里头收缩,并且随着抽插有规律地收缩而扭动。南

宫美玉的俏臀每次撞到叶庄主胯下之后,都会将娇嫩的臀肉挤压得撅向天空,此时的小

豆蔻就看得更加清晰。他紧紧地抱住了美玉俏翘的臀部,顺着屁股后坐的力量,按住他的

下体朝肉洞里猛戳。

「噗哧,噗哧,噗哧,噗哧」,性器撞击的声音就像是催化剂般把他

内心的热情带到了顶点。

叶笑尘再也无法控制自己勃发的激情,他一把搂住少女的香肩,将她丰满撩人的身

子向后一拉,整个儿娇躯都吊在自己的上身,双手托住她的大腿,粗大的*打桩似的,一下

下重重地挺到直肠最深处,直插得南宫美玉的小屁眼又。*又一次不由自主的从叶夫人

的体内涌出,

"啊啊啊",可怕的高潮再一次的来临了~~~。

"夫人,又泻身了是吗?好快活哟!不过这次我还没能快活呢,咱们再来一次如何"?

南宫剑鸣得意洋洋地大声说着,双手不由分说地拉着叶夫人的小蛮腰拖到了自己跟前。

他胯下的*此时早已是高高扬起,腾腾的冒着热气。

叶夫人轻轻地抽泣着,娇躯不由自主地颤抖,"噗哧"一声,南宫剑鸣的大龟头一多半

已经钻进了紧紧合拢的*肉洞。

"啊,啊,啊",

他高声吼叫着,年轻健壮的*狠狠地冲击少妇的阴门,丝毫不留余地。他的性交没有更多

的招式,就是特别的猛烈,每次的冲撞都会让龟头插到花心。白色的淫液随着"噗哧,噗

哧"的抽插被从叶夫人的肉洞内挤出来,溅得两人的*上到处都是白花花的斑点。

"啊啊哟嗷嗷啊,啊,啊"

叶夫人的肥臀高高的翘起来,任由男人的*一次又一次猛烈的冲击,两团不住摇摆的大奶

子也快被南宫剑鸣揪了下来,但她没有感到任何痛苦,性的快感不断的袭击着她脆弱的

神经,高潮都来了好几次,*泻得她和他的全身都是,她的屁股这时已经机械的向后顶,

和大*激烈地撞击着。

"啊啊哎哟,受不了啦啊,受不了啊啊啊

哎哟",

叶夫人的鼻息也越来越急促,越来越粗重。心中只想:"我已经坚持不住了,算了,不要坚

持了,我已经是不洁之身了,就这样,就让我这样沈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