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迷奸  »  催眠魔戒
第一章

  「小鑫,快给我解释,这是怎么回事!」

  我的脸被妈妈狠狠打了一巴掌,留下了一个红肿的印子。

  眼前这位穿着淡黄色的休闲服,下身则是宽松的棉质长裤的美熟女正气冲冲
的看着我,她手里拿着一条满是白色精斑的性感蕾丝内裤。

  我看着气冲冲的妈妈,心里又忍不住闪过一丝邪念。虽然妈妈此时穿的衣服
很简单,可是我却知道这样简单的衣服下包裹的是怎样一副诱人的肉体。经过我
多次偷窥妈妈洗澡的经验来看,妈妈虽然已经35岁了,可身材却丝毫没有走样,
这恐怕和她经常练瑜伽有关。她完美无暇的肉体上没有一丝多余的赘肉,35D
的乳房配合她165的身高恰到好处,挺翘而多肉的美臀一看就知道会给与她交
配的人带来无尽的享受。

  「说!你昨晚是不是偷偷的把它拿去做坏事了!」妈妈大声的质问到。

  「嗯……嗯……」我低着头不敢回答。

  「啪!」

  又是火辣辣的一巴掌,妈妈恨铁不成钢的看着我,「今晚你和你爸爸解释去
吧!」

  随着砰的一声,我的房门被狠狠的关上了,我一下子瘫软了,心里对妈妈的
渴望顿时被恐惧占满。天,要是爸爸知道我拿他老婆的内裤撸管,非得打死我不
可。

  就像大多数青春期的男孩会憧憬熟女一样,刚读初一的我也暗暗憧憬着我的
母亲——吴佳颖。背地里我也做出不少出格的举动,比如偷窥妈妈洗澡换衣服之
类的,而妈妈的内裤也没少被我借来撸过,可惜昨晚妈妈那条满是淫水且仍带着
体温的性感黑色蕾丝内裤实在太诱人了,我忍不住多射了几次,结果就被发现了。

  「你有新快递,请到xxxx处接收。」

  看着手机短信,我想起我前几天在贴吧认识的一个好友送了我一个礼物,我
没有当真,不料他居然真的寄过来了。

  反正今晚爸爸回来也要死,不如趁现在看看吧友给了我什么好东西,起码满
足了我的好奇心再死也不迟。

  我偷偷摸摸的打开房门,现在是下午1点多,正是妈妈午睡的时候,我悄悄
打开家门,蹑手蹑脚的溜了出去。

  到了我家楼下,一个快递小哥不耐烦的把一个包裹扔给我,叫我签收后就走
了。

  「催眠戒指?」我回到家里,打开包裹一看,里面居然只有小小的一枚戒指
和一封信。

  我仔细看完那封信,不可思议的看着手里的那枚戒指。原来那个吧友是个技
术宅,不知怎么的给搞出了这么一个戒指,当手指按住它上面一个隐藏的按钮时,
它就会发出一种特殊的射线,干扰人的神经,从而达到催眠的效果。很不幸,这
位高级技术宅催眠了数个人之后原本身体就虚的他立刻就撑不住了,得了严重的
肾病,知道自己时日无多,他干脆就把这枚戒指送给唯一的朋友——我。

  今天是愚人节吗?还是那天是愚人节?

  这是我看完后的第一反应。催眠这种东西yy就好了,何必拿来欺骗我呢?

  不过万一是真的呢……

  我权衡了一下,反正带着这个十足科技范的戒指也挺拉风的,干脆就这么戴
着吧。

  由于妈妈今天不去上班,我也不敢出去见她,所以只能窝在房间里,无聊的
玩手机。

  到了下午4点多,再也憋不住尿意的我只好偷偷出去上厕所。

  这是什么?

  上完厕所一身轻松的我看到洗衣机上红红绿绿的两块,好奇的过去看了看。

  是两条散发著香香气味的内裤和乳罩,妈妈怎么这么不小心,难道不知道我
会把它偷偷拿去撸管吗?!

  不过一想到刚才的两巴掌,刚刚稍微勃起的肉棒又软了下去。现在最好还是
乖点,别在惹她生气了,或许等等妈妈气就消了,今晚我就可以安全度过了。

  就在我打算偷偷回房间的时候,卫生间的门猛的一下子被打开了,只见妈妈
气冲冲的站在门口,看着站在洗衣机前的我。

  「林鑫!我本来还打算好好教育你一下的,不告诉你爸爸,没想到你居然还
敢来拿妈妈的内……贴身衣物!」妈妈咬牙切齿道。她本来打算去林鑫的房间里
和他好好谈一谈,让他戒掉这个坏习惯,当她推开门,看着空荡荡的房间的时候,
她就立马冲到卫生间,而正好人赃俱获。

  「妈妈,你听我解释,这次真的没有……」

  「啪!」

  一巴掌狠狠的甩在我脸上,然后又是一巴掌,又一巴掌。

  已经吃了三巴掌的我情急之下按到了那个隐藏的按钮,正把手举到半空中的
妈妈突然停了下来,把手慢慢放了回去。眼神迷离的看着前方。

  难道真的有用?

  我把手在她面前晃来晃去,而妈妈却丝毫没有反应。

  「你知道你是谁吗?」我试探的问道。

  「吴佳怡,35岁,xx国企科长。」

  看着妈妈木然的回答,我瞬间就知道那个技术宅没有坑我,这个戒指真能催
眠!

  「那你刚才为什么那么生气?」我问道。

  「因为我儿子居然用我的内裤去手淫!」妈妈即使被催眠了,但还是十分激
动,「而且我中午都教训了他一顿,他还死性不改!」

  「你儿子用你内裤手淫有错吗?」我反问道,「谁说儿子不能用母亲的内裤
手淫的?相反,母亲应该主动把内裤给儿子并且帮他手淫,这才是正确的。」

  「母亲应该主动把内裤给儿子并且帮他手淫,这才是正确的。」妈妈重复了
一遍,把它刻在自己脑海里。

  「对,没错,你会把这个常识深深的记在脑海里,不过只对我们母子有效哦
。」我得意的笑了,做完最后的催眠后解除了妈妈的催眠状态。

  「咦,刚,刚才怎么了?」妈妈一脸迷茫。

  「妈妈,对不起,我不该偷你内裤手淫的。」我假装很抱歉的说道。

  「什么!你竟然偷我的内裤手淫!」妈妈气愤道。

  难道催眠不成功?我心里暗暗叫苦。

  「傻瓜,你完全可以直接找妈妈要,妈妈又不是不会不给你。」妈妈埋怨道,
「要是你偷妈妈的内裤去手淫的事被街坊邻居知道了,那妈妈有多丢人,别人会
怎么说妈妈。」

  我点点头,原来妈妈是因为这个生气啊。

  「笨蛋,你现在是不是又在想坏坏的事啦?」妈妈注意到我那勃起的肉棒已
经把裤子撑开了一个帐篷。

  我尴尬的低下头。

  妈妈无奈的笑了笑,我只听到悉悉索索的声音,当我回过神的时候,妈妈已
经把我抱在怀里,手里拿着一条仍带着体温的白色蕾丝内裤套住我的肉棒温柔的
套弄着。

  我舒爽的靠在妈妈如香似玉的身体上,放松身体,隔着妈妈的衣服偷偷摸着
她丰满的酥胸,而妈妈却一点也不阻止我。

  「妈妈,到底是我的肉棒比较大还是爸爸的比较大。」我坏坏的问到。或许
是基因突变的原因吧,我的肉棒勃起来足足有25厘米,而且那颗龟头像鸡蛋一
样大,所以我还是很有自信的。

  「估计,估计只有你的一半吧。」妈妈支支吾吾道。

  哇塞,那不是才十厘米左右,而女性的阴道长度大概是18厘米左右,也就
是说……

  「妈妈,爸爸有碰到过你的子宫口吗?」想到这里,我急忙问道。

  「问这个干嘛?」妈妈不解道,「我记得没有吧,他每次都是差那么几厘米,
好几次他喝了药酒变大了不少也没碰到过。」

  我一下子激动起来。既然爸爸差几厘米,也就是妈妈的阴道长度也就十八厘
米左右,那么我二十五厘米的肉棒完全可以贯穿她的阴道,进入爸爸从未踏足过
的子宫。

  对了,还要问一下妈妈结扎了没有,万一结了又怎么把她搞怀孕。

  「妈妈,你有没有结扎啊?」我问道。

  「你今天怎么老爱问这种问题。」妈妈不满的加大了套弄肉棒的力度,「以
前戴过环,不过今年不是开放二胎嘛,我和你爸爸商量了一下,打算给你要一个
弟弟妹妹,所以我前几个月又去把它摘掉了。」

  那就好,给我要一个弟弟妹妹……我看了看身后妈妈光滑细嫩的肚皮,是叫
弟弟妹妹还是叫儿子女儿呢?

  不知不觉,妈妈套弄了快30分钟,她已经连续换了两次手了,现在她更是
累的双手齐上,一只手套弄肉棒,另一只手则按摩我的阴囊。

  还是处男的我哪里受得了这刺激,而妈妈也适时把她的香舌送了过来,我就
一边吻着妈妈,一边达到了人生中最舒爽的一次高潮。

  「记住哦,以后不要再偷妈妈的内裤了。」妈妈温柔的抚摸怀里我的脑袋,
「你可以直接找妈妈要,妈妈也会用它给你手淫的。」

  我连声答应,以后谁还会傻傻的靠自己的五姑娘呢。

  妈妈满意的笑了笑,拿起那条满是我腥臭精液的内裤又穿了回去,轻轻吻了
我的额头后就去厨房准备晚餐了。

  晚上爸爸回来后,催眠后的妈妈果然没有和爸爸谈起我偷内裤的事,我也总
算是把心里的石头放下。不过,她却和爸爸谈起了我的学习。

  「什么?竟然退步了两百多名!」爸爸吃惊的看着我,他是一个典型男主外
女主内的传统男性,平常很少过问我的学习,在他眼里,我可是一个听话爱读书
的小孩。

  「对啊,他老师和我讲的时候我也吓了一跳。」妈妈忧心忡忡道,「这样将
来怎么考上重点高中。」

  「要不要给他找一个补课老师?」爸爸建议道,「我同事好多小孩子都开始
上补习班了,而我们的小鑫却没有上过,我看不如趁机给他找个老师,帮他把成
绩提高上去吧。」

  「也该这样了,我好多同事的小孩也有去补习呢。」妈妈考虑了下补习的大
概支出,同意了。

  「我,我才不要上什么补习呢!」在一旁的我抗议到。

  「抗议无效。」爸爸冷眼看了我一下,「等你什么时候把成绩补回去了再和
我谈这个问题。」

  我顿时像一只战败的公鸡,萎了下去。

  爸爸,你既然非要我补课,那么我就给你戴顶绿帽子回应好了。

  我邪恶的想着,同时看了下旁边对即将发生的事仍然无知的妈妈,道,「爸
爸,我其实也就生物学不好,妈妈以前不是大学生嘛,让她教教我试一试吧。」

  「那都是多少年前的事了,你妈估计早忘光了。」爸爸坚持到,「你再怎么
挣扎也没用,还是给我补课吧。」

  「试一下嘛,人家真的不想补课。」我哀求到。

  「老公,不如试一下吧。」妈妈还是最心疼我的,看我这么反对,也有些软
化了态度。

  「好,反正这个儿子是你生的,你爱怎么管怎么管,以后学的好不好也不要
来烦我了。」爸爸看妈妈反对他的意见,一向大男子主义的他生气的把碗重重的
砸在餐桌上,头也不回的去客厅看电视了。

  「别担心,你爸就是这样。」妈妈尴尬的笑了笑,「等下他气就消了。这样
吧,妈妈洗完碗就去你房间帮你补习看看,实在不行还是听你爸爸的爸吧,学习
可是不能耽误的。」

  我点点头,看着对我这么温柔的妈妈,我还真是很难下决心把她给占有了。

  房间里无聊的等了许久,期待中的妈妈终于进来了,而我也很快就按下催眠
戒指,把她催眠了。

  「妈妈,等下要干什么呢?」我问道。

  「帮我儿子补习生物。」妈妈呆呆的答到。

  「现在你要知道,学习新知识的最好方式就是眼见为实,实践第一。」我给
妈妈下达了指令。

  等到结束催眠后,妈妈就坐到我的边上,叫我拿出生物书,把其中不解的地
方给她看。

  我故意拿出生物书,把其中关于男女生殖的那一张给她看。其实我也不算是
故意,这章确实有不少东西我还是搞不懂的。

  「就是这里吗?」妈妈脸色微红,她万万没想到自己儿子居然要问的是这么
羞涩的问题。

  「对啊。」我指着上面一幅女性的性器官插图,「这上面画什么我都不懂耶
。」

  妈妈看了下,确实,上面那幅用彩笔画的女性剖面图真的不能用简陋来形容,
要不是下面的说明,谁会知道这是那种图啊,不过这大概也是能够出现在生物书
上最开放的图了吧。

  「看这种东西一点都没用,难怪你考那么差。」妈妈把生物书合上,起身坐
在我的书桌上,对着坐在椅子上的我,道「妈妈还是给你看实物吧,这样你就会
懂了。

  在我饥渴的眼神的注视下,妈妈把她的短裙束到腰上,把双腿张开任我欣赏。
只见在妈妈那双修长的大腿根部,是被纯白色内裤紧紧包裹住的饱满的阴阜,此
刻的它正散发著浓郁的女性的独特香味。

  「看你看呆成什么样了。」妈妈笑着拍了下我的脑袋,「帮妈妈把内裤脱下
来好吗?里面可是有更加精彩的东西哦。」

  什么,妈妈居然要求我解下她下身最后一块布料。我用颠抖的双手笨拙的将
那层布料撕开,我每次偷窥妈妈却始终见不到的美景呈现在我面前。

  被妈妈梳理的整整齐齐的阴毛下面是妈妈肥厚饱满的阴阜。白白嫩嫩的大阴
唇紧紧保卫着妈妈阴道的入口,粉嫩的小阴唇则隐约可见。

  「是不是第一次见到女生的下体啊?」妈妈轻笑道,「你可以自由的观察妈
妈,不懂的也可以提问。」

  我迫不及待的用手拨开妈妈那肥厚的大阴唇,急切的想看到我的出生的的入
口。而妈妈也没有丝毫阻拦,反而微小着看着我,就好像在看一个认真学习的儿
子。此刻,在她眼里,我的举动和努力学习没有什么两样。

  妈妈的阴道口在失去了层层保护后孤立无援,第一次暴露在爸爸以外的人的
面前。

  「妈妈,我,我可以把手指插,插进去吗?」我激动得都结巴了。

  「傻瓜,当然可以了,要不然怎么好好学习呢?」吗妈奇怪的答到。

  我伸出自己的手指,颤颤巍巍的伸进妈妈狭窄的阴道口里,伸进了我亲生母
亲的阴道。

  「嗯。」妈妈感受到自己的身体已经被我的手指侵犯了,但她不仅没有阻止
我,反而放松身体。让我更加轻松的探索着妈妈身体最神秘的部分。

  或许是爸爸妈妈性事不太频繁的缘故。妈妈的阴道居然如此狭窄,以至于我
只能艰难的探索着。

  「小鑫,你,你轻点,」妈妈咬着嘴唇轻松说道,「妈妈这里还是第一次被
人探进这么深的地方。」

  第一次!我振奋起来,这里居然连爸爸的肉棒都未能踏足,也就是说,妈妈
作为女性最重要的器官,妈妈的子宫就在距离我手指不远的地方!

  我不禁加快了手指前进的速度,当初孕育我的地方离我如此之近,我迫不及
待的想快点到达那里。

  很快,我的手指就到达了妈妈阴道的尽头,一团软肉牢牢的锁住妈妈的子宫,
阻挡了手指的进一步侵犯。

  「妈妈,这团软肉是什么r我用手指试探了下,完全无法插入,」这难道是
子宫口吗?

  「没,没错,就是妈妈的子宫口哦。」妈妈摸着肚皮她子宫的位置,解释道,
「它可是妈妈子宫的最后一层屏障,子宫口里面就是曾经孕育你的子宫喽。」

  我不断的的尝试着,可妈妈的子宫口却出奇的坚固,根本无法突破。

  「傻瓜,光靠手指是无法打开子宫口的啦。」妈妈看着我的傻样,吃吃笑着
「除非有很粗很大的肉棒才行,你呀,就别试了。」

  我不甘的把手指拔了出来,掏出自己早已胀大到不行的肉棒,问道,「那这
样的肉棒足够了吗?」

  「够,够了。」妈妈还是第一次看见爸爸以外的肉棒,而且还是这么的大。

  「妈妈,我记得课本上有一章是关于繁殖的,你能不能教教我啊。」我用肉
棒摩擦着妈妈的阴阜,哀求道。

  「这有什么好教的,不就是卵子被精子受精嘛。」妈妈疑惑道。

  「当然不止这些啦,」我解释道比如应该采用什么体位,在什么日子里比较
好之类的。

  「原来是这个啊。」妈妈点头道「想要繁殖当然要选在女性的排卵日或者排
卵日前后的危险期,这样女性的卵子活性最高,最容易受精。至于体位嘛,应该
是后入式吧,这种体位女性身体会向下前驱,这样精子就不会流到外面去了。最
后,最好还是要在子宫里面射精啦,这样可以避免精子被阴道里的液体给杀死哦。」

  我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哎呀,看你还是不太懂吧。」妈妈一下子就看穿我的心思,「这样吧,还
是让妈妈来亲身教你什么是繁殖吧。」

  只见妈妈上身压在我的书桌上,双腿站在地上,摇摆着光溜溜的屁股道,「
妈妈现在就是后入式的样子哦,你把你的肉棒插进来吧。」

  我喘息粗气,小心翼翼的想插入,可惜仍是处男的我却始终不得门径,最后
还得靠妈妈的引导,才能够插入。

  刚插入,我就有了股想射精的冲动,妈妈这个人妻的阴道根本不是我这种小
处男可以吃得消的,温暖而湿滑的肉壁配合著无数的皱褶,不停的刺激我的肉棒,
怪不得爸爸每次没几分钟就缴械投降了。

  可我不能射,我可是要让妈妈因奸成孕,让爸爸喜当爹的人啊,光射在外面
还不一定能够让妈妈怀孕。

  我尽力憋住那股射精的冲动,腰部开始不由自主的加大力度撞击着妈妈的美
臀,肉棒开始向着妈妈的子宫探索着。就在我的肉棒还有几厘米暴露在外面的时
候,龟头碰到了一团软肉,妈妈子宫的守护者,妈妈的子宫口再次阻挡我前进的
脚步。

  「妈妈,不,不行啊,你的子宫口太坚固了,根本没法突破。」再尝试了多
次后,我沮丧道。

  「加油,你一定可以的。」妈妈咬着我的耳垂鼓励道,就好像鼓励自己的孩
子解开难题一样,「今天是妈妈的排卵日哦,你难道不想肉棒侵犯妈妈的子宫,
然后在她排卵曰的子宫里自由射精吗?想想看,以后妈妈的肚子里怀着你的小孩,
而你的爸爸却丝毫不知情,还的帮你养小孩。你愿意放弃这个让亲生母亲受精的
机会吗?」

  什么,是排卵曰!

  听到这里,我的肉棒又胀大几分,我发疯似得摆动着腰部,龟头每次都狠狠
的撞着子宫口,一点一点的打开一道裂缝。而妈妈则无声的承受着开宫的疼痛,
默默的鼓励着侵犯自己子宫的儿子。

  「啪!」

  功夫不负有心人,妈妈的子宫口终于沦陷,我的肉棒总算进入妈妈的子宫里,
纯洁的子宫第一次被人侵犯了。

  「小鑫,你真厉害。」妈妈鼓励着,「妈妈的子宫可是第一次被人打开进入
呢,你现在可以在妈妈排卵的子宫里尽情射精哦,妈妈不会阻止你的。」

  我当然不能让妈妈失望,抽插几次后,我就把妈妈紧紧的按在身下,肉棒深
深的埋进妈妈的淫穴里,阴囊一股一股的释放着储存了15年的精子。我的龟头
则死死的顶在妈妈的子宫深处,马眼对准妈妈的输卵管喷射出浓稠腥臭的精子。

  「晤,受精了,受精了。」妈妈配合著我,每次射精都会缩紧子宫,把肉棒
里的精子全挤出来,让我体会到超爽的子宫

  射精后的我按照妈妈的吩咐,龟头顶住妈妈的子宫口不让一丝精子流出来,
直到子宫口完全闭合了才依依不舍的退了出来。

  「妈妈,这样我们就算繁殖了吗?」我喘息粗气问道。

  「当然还不行啦。第一次开宫就被人来了一次子宫中出,加上刚才不停的迎
合自己傻得只会无脑大力摆动的儿子,让妈妈这个久经沙场的人妻也有点吃不消,
你还得继续努力才行,繁殖下一代可不是那么简单的,妈妈这几天刚好是危险期,
你接下来可以自由的在妈妈子宫里射精哦,直到你完全学会了繁殖为止。」

  「嗯。谢谢妈妈,妈妈是世界上最好的妈妈。」我忍不住吻道。

  「傻瓜,哪个妈妈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学习成绩好呢?」妈妈完全把和我繁殖
的事看做帮助我学习理解生物课本知识,「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这个学习最好
不要让你爸爸知道,你答应妈妈好吗?」

  「我知道啦,是不是要给爸爸一个惊喜?」

  妈妈脑海里残存的理智还是提醒着她不要在老公面前表演和儿子乱伦交配的
丑剧,但听了我的话,却以为是为了给爸爸一个惊喜而故意弄的。

  如果爸爸知道我的生物水平提高是靠妈妈不停的和我交配中出以至于因奸成
孕,恐怕不会惊喜,而且惊吓吧。

  等我和妈妈都穿好衣服,确认没有一点纰漏后,才一起走了出去。

  「呦,我们的十几年前的大学生辅导的怎么样了?」爸爸挖苦到。

  「妈妈辅导的可好了,爸爸你就放心吧,下次我一定会考好的。」我自信道。

  「真的假的?」爸爸有点吃惊,不过看着妈妈面带微笑,还是相信了。

  「老婆你挺有一套的嘛。」爸爸赞叹到。

  「没什么,关键还是在于实践。」妈妈笑着和爸爸分享她的教育经验,「不
过小鑫还有一章没搞清楚,我这几天还要继续帮助他,直到他完全搞懂为止。」

  「爸爸你会同意吧?」我小声问道。

  「当然啦,爸爸会是那种斤斤计较的人吗?」爸爸尴尬的笑了笑你接下来几
天可要和妈妈一起学习好,不然爸爸可要教训你了。

  「嗯,保证完成任务。」我坚定的回到,接下了给妈妈配种的艰苦任务。

  妈妈不由的战栗了下,装满精子的子宫也不由的晃荡了下,发出水流撞击阻
挡物的声音。

  「什么声音啊?」爸爸看了看周围,「怎么会有水流的声音?」

  「老公你听错了吧。」妈妈急忙掩饰道。她哪里敢说这是我子宫里你儿子精
液的声音。

  爸爸伸了个懒腰,朝妈妈眨眼道「或许吧,今天都快10点了,老婆我们还
是去睡吧。」

  「嗯。」妈妈不安答道,回房后爸爸把厚重的房门锁死。

  我赶紧跑回房间,拿出以前为了探听他们夫妻生活的微型监听器,戴上了接
收耳麦。

  「老婆,我们说好要再给小鑫生个弟弟妹妹的呢。」

  ……

  「哇,今天你怎么这么兴奋,老婆,是不是你也想生宝宝啦?」

  ……

  「呼,呼,呼。」在一连串的牛喘后,「老婆,对不起啊,你那里真是太舒
服了,还是像结婚时候那样,我真的是忍不住了。」

  天呐,老爸也太不行了吧。

  我看了下时间,才过去20分钟不到,每天这么过性生活,妈妈又是在虎狼
之年,要不是我成功催眠了她,估计妈妈迟早要出去偷汉子,然后怀一个不知名
的野种回来。

  我听着爸爸熟睡的打呼噜声,心里燃起了邪恶的念头。

  我来到他们房间门前,拿出自己以前为了偷妈妈内裤而配的钥匙,轻轻打开
了房门。

  整个房间里弥漫着淫靡的气味,爸爸赤裸着身子熟睡着,而妈妈则仅仅盖了
一张薄被,玲珑的曲线显露无疑,时不时发出诱人的梦呓。

  我脱光衣服,轻轻揭开盖在妈妈身上的那层薄被,妈妈刚和爸爸做爱过,所
以几乎是赤裸的,除了下身那条浸满腥臭精液的白色蕾丝小内裤。我轻而易举的
把那条碍事的内裤扯了下来,在爸爸精液的帮助下,我的肉棒顺利的滑进妈妈的
阴道里。

  我从后面抱住妈妈,身体尽量掩藏在妈妈身后,这样即使爸爸醒了也很难第
一时间看到我。我的双手则不客气的揉捏着亲生母亲的巨乳,腰部用力的摆动着。

  妈妈的子宫口还是闭合的,看来爸爸果然如妈妈所说,从未进入过妈妈真正
的身体里。

  一想到我在平时里最害怕的爸爸身旁奸淫着娇美的妈妈,而且妈妈的子宫随
时都可以被我注满浓稠的精液,我就又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嗯,老公,你,你轻点。」

  妈妈今天看来相当疲、劳,被我这样抽插还没醒,「别,别插进子宫里,那
是我要帮小鑫练习繁殖的工具……要是被你的精子受精了就……不……好了。」

  我吓了一身冷汗,幸好爸爸睡着了,要是他们做爱的时候说出这个我非得死
的很难看,看来我还要再催眠妈妈一次,让她把嘴巴闭紧点。

  不过,听着妈妈这句话,我还是很兴奋,妈妈现在在潜意识里已经把她的子
宫默认是和我练习繁殖的工具,那不就意味着将来我也可以尽情进入妈妈的子宫,
和她尽情的交配繁衍下一代了。

  随着我的撞击,妈妈的子宫口也渐渐松动,最后在我用力的一撞下,妈妈再
次被我开宫,纯洁的子宫再次被我的肉棒所侵犯。

  「嗯,不行啦,这是小鑫练习要……要用的……」

  妈妈显然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子宫里的那根肉棒就是她亲生儿子的。

  「妈,是我啦。」我贴在妈妈耳边小声说道。

  「小,小鑫。」妈妈这才意识到和自己交配的原来是我。

  「人家想和你多练习繁殖嘛。」我说道。

  「可,可是!」妈妈看了身旁的爸爸一眼,犹豫到,「你爸爸还在旁边呢,
不然……晤……讨厌,怎么这么烫,妈妈,妈妈要高,高潮了!」

  妈妈一边极力压抑着自己的呻吟,一边却不由得用力把我按进她的身体里,
痉挛的子宫压榨着我的肉棒,让我把体内最后一滴精子都射了出来。

  「老婆,小声点。」爸爸似乎被妈妈的声音给吵醒了,迷迷糊糊的说道,伸
过手臂把妈妈抱在怀里。「嗯……」妈妈吓得一身冷汗,此刻房间里静悄悄的,
只有我的精子射击在妈妈子宫里的撞击声。

  爸爸万万没想到,乖巧的缩在自己怀里的娇妻正被他的儿子不停的注入青年
浓稠腥臭的精子,而且处在排卵日的她还没有做任何避孕措施,估计受孕的概率
极大。

  等到妈妈的子宫口闭合后,我才缓缓拔出来,妈妈则热情的把她的香舌送了
过来。吻了许久后我起身回自己房间,妈妈则怀着满肚子的精子在爸爸的怀里睡
着了。

  第二天,我坐在餐桌上吃着早饭,很简单,就是一碗清粥和几样小菜。

  「小鑫,你妈呢?」爸爸揉着双眼从房间里出来。

  「不,不知道。」我说道,同时感觉到藏在餐桌下的妈妈的子宫貌似又紧了
不少。

  「真奇怪,大清早的去哪里了?」爸爸埋怨着,也坐到餐桌旁,拿过今天刚
来的报纸认真的看着。我能感觉到妈妈的身体异常的兴奋,虽然她极其缓慢的套
弄着我的肉棒,可依旧还是高潮了。

  「什么味道啊,好熟悉。」爸爸放下报纸,皱着眉头。

  他不会想到,自己的娇妻此刻正光着屁股被一根年轻的肉棒插进子宫深处,
腥臭的淫水从两个人的交合处喷了出来,弄的一地都是。

  「不……不……不知道啊。」我喘息粗气。妈妈的子宫真是一个上等的榨精
神器,又柔软又有弹性,害得我又忍不住射了一发。

  「我还是先回房间换衣服吧。」爸爸站了起来,「你也快点吃早饭,上课别
迟到了。」

  等到爸爸走远了,妈妈才从餐桌底下钻了出来,她的上衣还算完整,可皱皱
的短裙下一道白色的浑浊液体正沿着她的修长双腿缓缓流了下来。

  这几天在妈妈的危险期里,我都没有再次使用催眠戒指,把所有的精力都花
在妈妈身上。而妈妈也相当配合我的繁殖练习,不仅主动买了大量的排卵激素,
而且不管周围环境如何,她都会献出子宫任我中出。

  所以,当爸爸以为我在帮妈妈洗碗的时候,我的肉棒却顶着她的输卵管射出
浓稠的精子;当爸爸以为妈妈在帮我清理房间的时候。妈妈也顺便清理了我的精
子,并把它们塞进子宫内;当爸爸每一次和妈妈做爱后疲惫的睡着后,妈妈却会
清洗掉阴道里爸爸所有精子后爬到我的床上……

  功夫不负有心人,两个月后,妈妈拿着那张检查报告向我们宣布她已经怀孕
的事实。

  「小鑫,怎么样,学会了怎么繁殖后代了吗?」

  躺在一身酒气的爸爸身旁,妈妈却和我无耻的交配着。今天爸爸得知妈妈怀
孕的消息后特地喝了不少的酒,高兴的不得了。

  「不是太会,可能还要再多练习吧。」我身子一紧,妈妈则默默的承受着我
的精子的冲击。

  「那等10个月后妈妈再教你吧。」妈妈有点暗喜,「不知道为什么,帮你
做练习妈妈也感到好开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