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迷奸  »  哎可怜的我啊【完】(作者:不详)


  这是我真实的经历. 我叫小妍,19岁,在别人眼里学校的我是好学生,家里的我是个乖乖女。

  我很自信,因为我长得很漂亮,当然不会少男孩子在我身边了。

  可是说真的,和我交往的男孩子也不少,就是没有我喜欢的。

  后来转来我们学校一个男孩子,真的好帅,后来成了我男朋友。

  时间过得好快,暑假来了,我就到外面找工作实习,学财会的,不太好找地方。我男朋友有个表哥在洗浴城当经理,就介绍我去那里工作。

  第一天来上班,先来熟悉一下环境,我男朋友介绍他表哥给我认识,他表哥姓刘就让我叫他刘哥。这里有一共有四个财会,白天两个,晚上两个,两天一换班。

  刚来有点不毛手毛脚的,还好有刘哥照顾我。因为离家很远,坐公车得两个多小时,我就两天回一次家。工作也不忙,没事的时候就和刘哥还有小服务生聊天。

  月末,财会结算。我到九楼的经理办公室,给刘哥看帐单,看完我就拿给他签了名,我就要走。他叫我陪他聊聊天,我说好啊。

  他就去小屋里给我倒一杯水,因为天气好热啊,一会就喝光了。我发现他有点不对劲,总是看我的大腿,我就要走,他急忙说,你帮我看一下屋子我出去一下,就回来,我回来你再走。

  他走了好半天也没有回来,我感觉头有点晕,一头大汗,可能是天热吧,我倒在沙发上躺下了,就睡着了。

  睡梦中有什么东西压得我透不过来气,我睁开眼睛一看是刘哥,他压在我身上啊,正在吻我。

  我想挣脱,可是我全身没有力气,我求他放开我,可是他就像没有听到一样也不理我。

  不知什么时候他把我抱进了里屋的床上,把我的上衣也脱了。我急得都要哭出来了,无力的挣扎着大声叫了起来,他说他给我吃了药了,叫我老实点不要乱动,还打了我两个耳光,我害怕了就不敢动了。

  “啊……”我只觉得双乳间被他放了一根硬硬暖暖的东西,不停地抽送磨擦着,磨得自己的心里面怪怪的,那个东西抽动得更快了,于是我更用力的挣扎,一方面是不让这坏人如愿,也为了想要借身体的动作来驱走那种怪异的感觉我却不知道身体的扭动却把阵阵前所未有的快感送到的肉棒,这样只能让他更加的舒服,“哈哈……哈,爽快!真是他妈的够痛快!”他爽的大叫起来,忍不住的双手越抓越,肉棒抽送越来越快,尽情地淩辱着,那种强暴的畅快感觉使他很快就到达了快乐的顶点不久,只觉背脊一阵酸麻,一团团乳白色的精液源源喷出,洒满了我的粉颈和胸前!

  我本来以为他对自己的羞辱到次就为止了,可是那却是我的一相情愿而已!他很快就将我的身子扶直,然后用他已经软软的阳具放到我的嘴边使他的阳具碰到了我的唇,我急忙将嘴紧紧闭上。

  他迅速把阳具塞进我的嘴里."嗯……嗯……" 我想用舌头将阳具推出来。

  这时他冷冷的说:" 你不想失去贞操吧,这可是个大好机会呀。" 无可奈何地望了我一眼,便含住了他的龟头处,吸吮起来……我那敢反抗,挪过身子跪在他两腿间,伸出舌头慢慢的去舔。

  我虽然从来没和男人口交过,但心里明白他想干啥。这么做就是想尽快把他弄到完事,好结束这个令人难堪的场面。

  但是实际上却不是那么简单,渐渐就觉得手中的阳具勃了起来,变得又粗又红,青筋毕露,热得烫手,不住跳动。

  龟头状如怒蛙,像蘑菰一样塞在口中令我有一种窒息感,伸长了的阴茎几乎顶到喉咙。胸口突然有说不出的压迫感,两个乳房被人伸手过来大力握住,原来是他还不满足于我的服侍。

  我觉得乳房被他搓弄着,一会用五指紧抓不放,一会用掌心轻轻揩磨,一会又用指头捏擦奶尖,又热又硬的肉棍紧紧地抵在自己的嘴上,这么个样子只要想想我就羞的想要死,没有想到我会为了保护自己的贞操变的这么样的淫荡,简直是连最下贱的妓女也不如!可是这时候我忽然觉得全身就像有无数的虫蚁在爬动,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难受感。

  最要命的是这时又觉得阴户在被人抚摸着,原来他用指尖将大阴唇拨开,在小阴唇上又磨又擦,有时候轻触娇嫩的阴蒂,有时又用手指插进阴道里搅动,出入不停。

  女儿家最敏感的几个部位都被这个男人不住地肆意撩弄。不到一刻,我就觉得两腮炽热,坐立不安,心房绷绷乱跳,下身有一种无法形容的空虚感觉,呼吸不由自主地越来越急速了。

  禁不住张开口一边喘息一边叫:“不要……啊……放过我……不要!

  可是我又不知该拨开那一个好,顾得上面顾不了下面,顾得下面顾不了上面,上下两面受敌下无奈的自己忽然感觉心底里有一股莫名的酥麻感向全身散发开去。全身打颤,小腹一紧,一股淫水憋不住就从阴道口往外流了出来。

  我暗怪自己的身体不争气,努力的控制着自己,,以保持着我的好女孩的自尊。可是他根本不会这么为我考虑,就像是为了羞辱我似的把给沾湿了的手抽出来说:“他妈的好一个小淫妇,看来不把你整理一下,就白白浪费了这你这个骚货了。

  那么多水,不操也对不起你!就要不是女孩子了,有什么要说的吗?想说的话就赶紧吧,不然可就没有机会了呀!" 杜宇狞笑着说,我一直哭着," ……救我……" 哼!让我来救你吧!" 说时迟,那时快,他已经把阴茎从我口中拔出,顺势把我按倒了在桌子上跟着低身蹲到她的两腿中间,用手把我的大腿向左右掰开,我的整个阴户便毫无保留地显露在他的面前。

  粉红色的阴蒂在顶端交界处冒了出来,模样就似一个小小的龟头,微微肿涨;下面的小洞更是不断涌出丝丝淫水,一张一缩地动着,依稀看见里面浅红的嫩肉。

  他用手提着阴茎,把龟头在阴唇上随便揩了几下,已经蘸满了黏滑的淫液,再对准桃源洞口往里一插我惨叫一声,昏蹶过去,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慢慢的醒来," 处女就是处女,我的龟头被掎得好痛!" 他自言自语的在说道。这时我已经麻木的下体感觉到有一只巨大的阴茎他从见到的第一天起就想得到我这美女!他可以得到这美女!他现在就得到了!!所以他兴奋的淫笑道:“高兴吧!这里还有更好的,看我的龙马精神!”说着下身用力一顶,怒拔的肉棒狠狠地剌进了我的嫩穴里下体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痛楚——他巨大的肉棒狠狠地冲进了我的嫩穴,觉得一阵痛快,肉棒已被我那温暖柔软的嫩穴紧紧的咬住了,那种紧贴甚致让他可以感受到我穴内肌肉的抽动。

  他忍不住抽出肉棒一看,上面沾满了纯洁圣女的处子之血,想到眼前这圣洁无暇的美女终于被自己开了苞,他心中大快,用力一挺,巨棒再次冲入我的嫩穴,对我发起了猛烈的冲击。

  " 看到那些血吗,这证明你已成为真正的女人了。" 阴茎迅速插进阴道尽头,不断抽插,连串快感令我抵受不住,用我的一双大腿紧紧夹着我的腰旁。,“啊……啊……" 我被弄和得迷迷胡胡的,轻声呻吟起来……觉得脑袋一片空白,全身的感觉神经都集中到这几个焦点上,本能的反应慢慢出现,越来越强烈,不断地往脑上涌。

  少女的矜持提醒我绝不能在这样的场合下流露出欢愉的表情,于是我拼命地忍着,想尽量把快感挥散。但是事与愿违,那种感觉不但不能消失,反而越来越强。

  他每一下都用尽全身的力气猛猛戳入,再用劲拉出,好像还没折磨够我的身体似的。

  阴道口那两片薄薄的嫩皮裹着阴茎,随着抽插被拖出带入,一反一反。会阴中间凹入的地方一起一伏,和肌肤碰撞发出“辟啪、辟啪”的声响相呼应。

  我觉下半身给得痛痒难分,心中感到小洞一下全部空虚,一下又全部充实的奇妙感受一浪接一浪地涌上来,和刚才的感觉又截然不同,不知如何招架才好。

  我的肉体被碰击得一耸一耸的,带动到胸前一双白晰的大奶子也跟着有时上下乱抛,有时又左右摇晃。

  很会把握时机的伸手上前捧着两个乳房不住弄,在乳头上又捏又擦,直把我搞得酥痒万分,两粒乳头变得又大又红,勃起发硬。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

  我觉混身滚热,气速心跳,就快挨不住的当儿,他在紧闭双眼,鼻子吭了几声,动作也不再那么有节奏,自顾自地加紧抽送,速度越来越快了。阴道里的阴茎变得从来没有的坚硬,顽石一般的龟头擦着阴道四壁的嫩皮,感觉越加强烈。

  跟着阴茎跳了几跳,一股滚烫热麻的精液直往子宫射去,他每用劲插一下,就射出一股,把子宫颈烫得热乎乎。连续七八下,直到整个阴道都灌满了精液为止,他畅快地舒了一口长气,用耻骨抵着阴户不愿分离,直到阴茎发软变小才拔出。

  在他射的同时我的子宫颈给烫得奇痒难受,打了好几个冷颤,又一股淫水伴着汹涌而来的高潮往外冲,将刚射出的新鲜热辣精液挤出洞口,流到阴户外面,淡白一片地混在一起,也分不出哪些是精液,哪些是淫水。

  事后他给了我三千元钱,我坐了一会穿上衣服就跑了。后来我也不常回家了,我们天天做爱,一天两三次,他真的好厉害,每次都是干到我求饶,他才射。

  在那之后,我也和我男朋友常做爱,反正不是处女了,我也喜欢上了做爱,真的好舒服。我喜欢做爱,但我不是坏女孩。
本主题由 mmcwan21 于 2015-2-11 17:40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