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首页  »  情色笑话  »  色胆包天之诱惑

我在西部某省A市做些小生意,经常会开车到B市拿货,平时往返走的都是大路,虽然远些但胜在好走,但那天跟B市的客户吃饭时被灌了几杯酒,虽然说绝不可能喝醉,但为了避免被警察盘查,我选择了走经过一个叫C镇的小路,那条路其实比较近,不过路暗难行,我白天有时候为了赶时间会走这条路,但晚上是不会走的。

  C镇我也只是路过而从来没有停留过,这个镇在当地也算是个大镇,只是经济似乎发展不起来,正应了路通财通这句老话,这么条坑坑洼洼的烂路,谁愿意到这里来投资啊。

  我忍着一路颠簸终于到达C镇,过了C镇再过半小时就可以到达A市,我喝了酒觉得有些渴就在路边停了车,到路边的士多买了水,返回车上正要启动的时候,突然有人敲我的车窗,我看了过去,原来是个四十来岁的女人,长得比较普通,脸上明显地化着妆,而且化得低劣,令我看了一眼就不想再看第二眼。

  车窗只摇下一半,我问:「什么事?」

  那女人满脸推笑地问:「老板,要小妹陪不?包你满意。」我不耐烦地摇摇头,实在没有勇气去正眼看她,打开矿泉水喝了一口。

  「老板,真的包你满意,要不你看看?只收你500块。」那个女人不急不慢地继续推销着。

  我听了差点没把嘴里的水喷了出来,500块,这女人疯了还是傻了,在这里500块已经够一个家庭一个月的基本开支,据我所知这里的工厂做一般的工人也只是七、八百元。我下意识地转过头去瞪她,那个女人见我有反应,连忙稍稍地把身体让了让,下巴朝一边扬了扬。

  我顺着她下巴所指的方向望去,顿时呆了,那边虽然比较暗,但旁边小店透出的灯光仍然可以看见那儿站着一个穿着校服,一副学生模样的女孩,女孩低着头看不清相貌,但身材不高,体型瘦小,隔着远了看不清岁数,只是在校服样式和凭着直觉上觉得是个高 中生。

  那女人以手作扇故作神秘地说道:「那孩子才十九岁,没开几次,乖得很。

  」

  十九岁?我的心不由自主跳了跳,平时上网看过不少学生的文章和视频,甚至自己平时性起写H文的时候也会写些未 成年性事,但却从来没有想过真的能够和一个未 成年人发生关系,那刹时间脑袋里突然装满平时所看见的学生图片,学生视频,学生文章。

  那女人见我不作声响,大概见我有些动心,连忙向那女孩招了招手,推着笑说:「我叫她过来,老板你看看……」脑海里满是刺激的东西,我好不容易回过神来,压制住紧张的心,想到这里始终不熟悉,这种危险事最好还是不要乱碰,于是下意识地想要离开这里。

  那女人见我启动汽车一副要走的模样,有些急了:「哎老板,价钱不贵的,你先看看嘛……」这时那女孩已经走了前来,我忍不住打量了一下,只见那女孩瓜子脸儿,扎着马尾辫,浏海留着长长的散在脸上,一些还咬在了嘴上,皮肤在月色下仍然显得白皙,她低着头,五官虽然一时看不清楚,但总体形态觉得她长得应该比较清秀,身上穿着上白下蓝的校服,显得有些宽松,可以看见她胸部在校服里微微地坟起,发育得怎样实在不能判断。

  我心激动着,这穿着校服的女孩对我来说实在是太吸引了,但在社会上混久了那点警惕性还是有的,我不至于为这点激动不做防范,这里到底不是自己的地盘,如果碰上仙人跳,虽然自己认识不少人,搞起来那也是一头包,得不偿失。

  我小心地向四周张望,一边准备放了汽车手制开溜,那女人应该误会我了,一副我明白的表情,竟然开了我的后车门把那个女孩往我后车座塞,一边自己挤了上去,一边说道:「老板放心,我们这里很安全的,在前面有个招待所,很便宜的,就在前面。」我实在搞不懂我怎么没关后门,那女人动作快,等我反应过来她们已经上了车,还把门关好了。我有些恼怒,心里的防备更加强烈,我有点张牙舞爪地表示我的不满:「你们怎么上车了?快点下去,我不需要……」那女人并不理会我的愤怒,只是把那女孩拉前些让我看,推着笑说:「别生气嘛,你看看,你看看,多好的孩子呀……」我再次心动了,这次距离较近,透过射入车内的灯光,女孩清秀的脸跳进我的眼中,看见我打量她,她有些慌张地低下头,我晚上本来就喝了些酒,这时感到一阵阵骚动从小腹腾起,于是决定做个试探。

  「我不知道你们是干什么的,跑我车上来想干什么,我准备往前走,如果你们不想下车那我就不管了。」说完我启动汽车往前开。

  那女人有些慌了:「哎……老板,我不是说了嘛?你看这孩子多好呀,只要500块……」我不理她继续往前走,一边注意四周看有没有什么异样,并透过后车镜看那女人的反应,见那女人并没有向窗外看,只是着急着向我继续推销那个女孩。

  经过两个路口后,我见到路边一百米不到的一排大排档,灯火通明的,于是停了车。

  那女人有些茫然,不知道我在搞什么注意,有些发呆地看着我。我向她甩了甩头说道:「你下车,我带她去吃夜宵,吃完了带她回来,钱按你说的算。」那女的一下明白了,坚决地摇头说:「不行呀老板,她一个女孩跟了你去,你看我不放心呐。」「不行就两个都下车,给你跟着你以为我放心啊?」我摊牌了。

  那个女人还想说服我,但我很坚决地坚持我的说法,那女人没办法了,用当地话低低地跟那女孩说着什么,我在这里有一段时间了,当地的话听得一部份,那女人是在安慰女孩,说什么我看起来不像是坏人,可以放心跟着去什么的。

  我紧张的心开始放下,看来今晚上真的有戏了,我竭力地压制激动的心,耐心地等待那个女人的答覆。

  那女人妥协了,不过希望我把钱先给她,我当然不肯了,最后那女人只好放弃,自己下了车。我等她下了车,一加油门往前飞奔而去,一路上留意后面是否有车跟踪,搞得心跳加速,精神高度紧张。

  还好一路无事,渐渐进入A市,A市好歹算是我的半个地盘,悬挂的心慢慢放了下来,细心地想到要防备后面的女孩,我在A市兜了好几个圈,从后镜看到那女孩始终低着头,似乎在玩手里的东西。

  我住在某小区里,是租的房子,我把车驶进停车场,怀着做贼似的心情带着女孩坐上电梯。电梯里才知道那女孩原来在玩一种宠物机,像以前的BB机大小,养电子宠物的。

  我才有机会仔细打量她,她身高大约只有一米五多些,站着只到我的胸口,皮肤确实很好,校服有些旧但却洗得很乾净。电梯往上跳着,四周有些冷静,我忍不住问:「你叫什么名字?」「我叫莫小铃,叔叔你叫我小铃就可以了。」女孩抬起头回答我,但她的眼睛没有敢看我。那含羞的模样像小猫的爪子那样在我心里挠了一下,又痒又舒服。

  小铃在车上和那女人说话时声音很小,所以这次是我第一次听到她的声音,她的声音带着稚气,比较娇柔,但很清晰。

  进了家里,小铃似乎被里面的装修震撼了一下,忍不住「哇」了一声,我不由地得意:「这里是我家,请随意哦,见着想吃的你就拿来吃,别客气。」「你家真漂亮,要脱鞋的吗?我想把鞋子脱了好吗?」我喜欢在家里铺地毯,小铃大概也很喜欢,脱了鞋子试着在地毯上踩了踩,笑着对我说:「真舒服……」本来以为小铃会比较内向害羞,没想到到了我家后竟然显出她活泼的性格,我家里养着条喜马拉雅猫,平时出去时放在阳台上,回来才放进屋里,小铃喜欢极了,和它玩得不亦乐乎。

  我看了看时间已经是将近九点,打开电视正放着湖南台的快乐大本营,嘉宾是去年的超女,我看得极无兴趣,但小铃喜欢看,时不时被逗得人仰马翻,我只好强打精神陪她一起看,竟然也给逗得笑不停口。

  我家里有很多东西吃,雪糕汽水什么的吃得小铃眉开眼笑,和我慢慢熟悉起来,我慢慢从她那里了解了一些情况,原来小铃是D镇的人,D镇离C镇不远但较穷,小铃其实还不满十九岁,生日还要过多几个月才到,在D镇读初一。为什么要做这行的原因很简单,小铃的爸爸早死,现在妈妈因劳累病了,治疗的费用其实也不算很高,但在这样的家庭来说却是一个很大的负担。

  那个女人是小铃的远房亲戚,早些年在南方打工时做过小姐,现在年纪大了回到家乡,小铃找上她这里来借钱,这个女人就说服了小铃出卖肉体赚钱。于是小铃平时上课,到了周未假期就到C镇由那女人带着找顾客,这晚竟然被我碰上了。

  小铃长得很好看,细细的眉毛,小巧笔挺的鼻子,灵气的眼睛,皓齿红唇,加上细腻的肤色,无不使我喜爱不已。我觉得我越来越忍不住了,所谓良宵苦短,我可不想时间就这么浪费了。

  我故作平静地问:「小铃,天气热,要不你先洗个澡吧,你习惯泡浴吗?要不我放水给你洗澡?」小铃抿了一下嘴唇,不解地问:「你不开了空调了吗?还热呀?」我一时气堵,咬着牙说:「那也要洗澡吧?你这孩子不会晚上不洗澡的吧?

  」

  小铃脸红了:「没……我天天都有洗澡的,我没带衣服,等会没衣服换。」我轻松地说:「没事,我有大毛巾,等下你的衣服用洗衣机洗了压乾,明天就能穿了。」说完我跑去放水,然后把毛巾牙刷什么的准备好。心里美滋滋地,满脑袋想着等会和小铃洗鸳鸯浴的绚丽场景。

  没想到就在我傻不拉叽地到房里找换洗的衣服时,小铃进了浴室还反锁了门,我试了试门把,确定里面已经锁死,叫小铃开门,小铃在里面说:「我已经脱了衣服啦,叔叔还有什么事吗?」为了在小铃面前留下较好的形象,我只好放弃和她鸳鸯浴的机会,大声跟她说放在梳洗台上的毛巾和牙刷是给她用的,她在里面应了。我只好愤愤不平地继续看我的电视,妈的,我去找什么衣服呀,洗好澡还不是要光溜溜地出来?好好的机会自己浪费了。

  突然想到什么,我翻箱倒柜地找到一个小瓶子,那里面装的是之前一个客户送的药,据说功效不亚于伟哥,而且副作用较少,我性功能没有问题,只是想到等会要进入一个不知有多紧的肉穴,所受到的刺激不知道自己能承受多久,如果没几下就顶不住,那今晚可就太浪费了,我希望能够好好享受这个难得的机会。

  我吃了药,然后把大灯关了,留下几盏壁灯,整个房子的光线立刻暗了下来。

  等了好久,等到我都没有耐心了,浴室的门终于打了开来,里面的水蒸汽如烟般冲出,小铃裹着毛巾走了出来,脸颊被蒸汽蒸得通红,一边整理着散开的头发,一边说道:「水好烫,我都快给烫脱皮了,叔叔你小心点啊。」一副娇嫩的模样,看得我眼珠都快掉了。

  我笑着,这孩子可能不知道怎么放冷水,进了浴室见到小铃的衣服很整齐地放在一边,我顺便丢进洗衣机里去洗,一瞥间发现小铃的内衣裤都是浅蓝色碎花的款式。我没有泡浴,站着并不太认真地胡乱洗着,下面的肉棒早就挺得发痛,一手握去觉得比往常粗壮不少,我仔细地清洗肉棒,我可不想留给小铃不好的印像,接着刷好牙洗好脸围着毛巾就出去了。

  小铃还在看电视,身上的毛巾紧紧地围着身体,露出两条雪白的小腿,我心跳着,强忍着扑过去的冲动走了过去在她身旁坐下,刚洗过澡觉得全身燥热,我把毛巾拉开露出上身笑着说:「水真的好烫,热死我了。」小铃看了我裸着的上身一眼,笑了笑,昏暗中觉得她似乎有些娇羞,我的心荡了荡,忍不住向她那里靠了靠,扑鼻而来的是洗发水和沐浴露的味道,才发现原来我用的洗发水和沐浴露竟然这么地香。

  小铃向我伸手:「叔叔吃糖。」

  巧克力是原来放我茶几上的,小铃已经吃了三块了,小孩子就是馋嘴,我接过她递的巧克力,另一只手握住了她的手,她轻轻地抽了抽就让我握着,眼睛看着电视,这时电视上正播放着广告。

  我已经春心荡漾,我靠着小铃,小铃刚洗了头,马尾辫已经解开湿湿地散了下来披在肩上,我捏起一撮在手指上卷了几卷放在鼻子上嗅了嗅:「真香。」「嗯,叔叔家的洗发水好香,跟香水一样。」「喜欢吗?叔叔明天买两瓶给你带回去洗好吗?」我已经贴在她秀发上闻着香味,秀发下是她的耳朵,我在她耳朵旁呢喃着,下腹燃烧着烈火。

  「嗯……」小铃似答非答,身体开始绷紧并向一边倾斜,她感到了我的侵犯,下意识地防范着。

  我哪里肯放过她,贴了过去,嘴唇已经碰到她的脸颊:「小铃,你真漂亮,叔叔喜欢你……」小铃的身体已经将近睡倒在沙发上,无处可退了,她闭上了眼睛不作动弹。

  我终于吻在她的脸上,然后是她的眼睛,再下来鼻子,最后停在她的嘴唇上,轻轻地吸吮着她的嘴唇,因为刚吃过巧克力的原因,她的唇是甜的,我吐出舌头舔她的牙齿,腻腻的甜甜的,然后尝试撬她的牙齿,小铃并没有坚守,很快被我突破,我的舌头像贪吃蛇似地在她口腔中横冲真撞,终于找到她那柔软的丁香,我连忙用力吸吮,引导它渡到我的嘴里咂舔着。

  那舌与舌缠绵的噬魂滋味竟然使我的手忘记了动作,直吻得舌头发麻呼吸不顺才依依不舍地离开,两人的嘴边已经是一塌糊涂尽是唾沫,我细心地从沙发边抽出纸巾为她抹试,也为自己擦了擦,又忍不住亲了亲她的唇。和小铃接吻的感觉是以前没有的,小铃显然不懂得怎样接吻,她只是配合我,但她被异性亲吻挑逗也刺激着她,情动时会发出鼻音,那种近似呻吟又似被震撼而发的声音,让我听着如同天籁。

  「热吗?」我问,我觉得全身燥热,围在身上的毛巾一大半早就垂下沙发,我乾脆扯开甩在一边的地上,于是便全身赤裸了。

  小铃没有应我,但她鼻尖上渗出的湿润使我知道她也是全身燥热,不知道是刚才的蒸汽还是因为我的原因?

  「口渴!」就在我继续吻她的时候,小铃突然说。

  我只好爬起来去冰箱拿冰水,拿到小铃面前的时候,小铃才发现我全身赤裸,尖叫了一声双手蒙眼,但很快拿了下来看着我挺挺的肉棒吃吃地笑着。

  我把冰水递给她,笑着说:「叫什么叫,又不是没见过。」我发现在一个才十三岁的女孩面前露阴是件很刺激的事,怪不得有这么多性变态喜欢玩这一套。

  小铃喝了口水,仍然笑着,她围着的毛巾松了一肩膀,露出半边的胸部,我见到她的胸前突起一块,可惜没露出乳头,但已经让我的肉棒跳了跳。

  我贴了过去,肉棒距离她的面前只有三十公分,笑道说:「你看它多委屈,想要你安慰一下它呢。」小铃抿了抿嘴有些不知所措,我知道我必须要主动些,就拉了她没拿杯的手放在肉棒上,小铃机械般地握着,小手柔软而舒服,肉棒立刻传来快感,因为小铃的手掌小,所以握着肉棒时竟然握了满手,有点握不住的感觉,小铃有些好奇,握着肉棒摆动了一下,似乎研究龟头的模样。

  我也好奇,问她:「就这个,你见过几个?」

  握着肉棒的手突然撬起四根手指。

  「四个?包括我的?」我有些吃惊,小铃没做过几次啊,那女人果然没骗我。

  摇了摇头,小铃放开了我的肉棒喝了一大口冰水,看来她确实有些口渴了。

  我突然对之前占有她的男人有兴趣,这些人怎么会和一个只有十三岁的女孩上床的?第一个男人是谁?

  我拉着她的手让她从沙发上站起来,她惊讶着配合,毛巾终于从她身上滑下,一副娇小的裸体立刻呈现在我的眼前,小铃惊呼着去拉毛巾,我笑着用力一拉她,她便全身赤裸着被我楼进怀里,真的好娇小,但肌肤好水嫩,我完全可以感受到她贴着我的肌肤的弹性。

  我重新让她站后,我要欣赏一下她的胴体,她应该没有很好地发育,但乳房比我想像中要大,相信手感还是不错的,乳头和乳晕都很小,但样子和颜色都很好看,可爱极了,腰细,难得的是上下身的比例很好看很协调,三角地没看见长毛,光滑洁白地露出一小截紧紧的肉沟,不肥不瘦的大腿紧紧地闭着,使得那光洁的腿端更加神秘,更加诱人。

  我被深深地吸引了,小铃见我在看她的身体,刚开始显得害羞,但还是适应了,调皮地捏了捏自己的一边乳房说:「是不是觉得太小了?」「不,我喜欢。」我觉得我压抑得厉害,我热血沸腾,那是我见过最让我沸腾地身体,也许欠了一些成熟,也许少了些丰满,也许那根本还不算是女人的身体,但我觉得我想把她融化在我的身体里。

  我拥抱她,贪婪地新吻她的身体,那柔滑的肌肤像是婴儿的肌肤,我的手握在她的乳房上,结实而弹手,手感好极了,我咬住一个乳头,那小小的乳头只能用咬,想要像吸成熟女人乳头似地吸吮有些困难……小铃轻轻说:「别咬太重了,会痛的。叔叔是不是常吃女人的奶呀?」我笑:「叔叔吃了不少奶,你的是最好吃的。」「呸……骗人……」小铃娇羞了,不信,但高兴着。

  我拉着她躺在地毯上,继续亲抚她,真的是太爱不释手了,我牵她的手去握我的肉棒,我的肉棒胀得难受,不安慰一下怕会难受死。她生涩地握着,时不时套弄一下,还很自然地捏着龟头撮一下,爽得我直呲牙。

  「小铃,第一次和男人好是什么时候,那个男人是个怎样的人?」我忍不住问了,有些担心小铃会不会不高兴我这样问她的隐私,那不光荣的隐私。

  「是个老头,阿姨说他可以当我爷爷了,说是市里当官的,想玩处女,阿姨说他老了弄不动,这样我就不会太辛苦,而且他的钱也多,给了我们三千块。那天晚上他带我去了宾馆,我害怕死了,他的胡子好扎人,他让我摸他的东西,我摸了,没你的大也没你的硬,后来他就弄我,好痛,我哭了,还好不太久他就动不了了,他给我看抹我下面的纸,上面有血,他好像很得意。后来睡到半夜他又想要弄我,可就是弄不进去,折腾了一晚,把我累死了,他咬我的奶咬得重,好痛。」小铃躺着说着,我静静听着,一边抚摸她的乳房,一边温柔地亲吻她的小脸,我怕弄痛她,捏弄她的时候都尽量温柔着。

  「第二个是个老板,阿姨说他是B市的一个建筑老板,长得瘦瘦的,喜欢我亲他那里,我不愿意他就骂我,后来我亲了他就高兴了,臭臭的恶心死了,那儿毛真多。弄我的时候弄不进去,不知道擦了些什么东西才进去的,我觉得比第一次那个老头弄我还痛,又出血了,他高兴极了,问我还是不是处女,我不知道怎么回答他,后来他也给了我三千块。」「第三个不知道是干什么的,也是开着车过的时候阿姨找的,阿姨安排了招待所给他,给了他套子,这个人很直接,也不怎么摸我,戴了套子就弄,也没多久就好了,阿姨跟他收500块钱。」第四个是上个月,也是星期六,和上次一样还是在路上找的,他不行,还没弄进去就出来了,他就搂着我亲,咬得好痛。

  我听得出了神,撑着脑袋看着她深深的双眼皮,抚摸着她细细的眉毛,问道:「后来呢?」「后来?后来就碰上一个爱不穿衣服和我聊天的怪叔叔呀。」我一愣,才想起原来说的是我,轻笑一声刮了刮她鼻子:「调皮鬼。」我用舌头在乳头上面打着转,撑起身体,舌头往下走,一路圈着圈,小铃觉得痒了,扭捏着身体抗议:「痒……」我不理她,继续向下到了肚脐,仍然打着转,并吻着富有弹性的肌肤,再往下,到达光洁的三角地带,我这才发觉那里其实卷着些细细的毛,害羞地分布在肉沟上方。那条肉沟紧紧地关闭着,只能看见一条细缝,整个阴部呈面包型鼓起,那正是传说中的面包逼。

  那里散发着沐浴露的味道,看来刚才洗澡时被洗得很透彻,我毫不犹豫地吻了上去,小铃明显地颤抖,抬起腿缩起身体想要逃避我的偷袭。

  我按住她,温柔地说:「别动,让叔叔好好爱你。」小铃果然听话地把腿放回原位,但明显绷紧着,我将她的腿曲起,那紧闭的肉沟立刻完全地呈现在我的面前,我在肉沟上方亲了亲,然后用舌头探进肉沟找到里面的肉粒,来回地舔了舔。小铃突然抬起臀部,嘴里「呀」了一声,显然被我刺激到了,我受到鼓舞,立刻继续舔着,并将舌头时不时地试探那温热的桃花洞穴。

  其实我并不喜欢对女人口交,我只喜欢女人对我口交,女人那里会流水,我怕有尿骚味,所以对口交这回事只是听闻不曾实践,不料这第一次竟然让我如痴如醉,直弄得我满脸都是唾液加不知明的液体,呼吸的是各种味道混合着的特殊香味,我曾想伸手指进去,但又怕指甲弄痛她,最终放弃了。

  我集中攻击那颗小肉球,小铃似乎在忍着,我看到她的手握成了拳头,我的手继续挑逗着那个点,一边胡乱将嘴边的液体抹去,躺回她身边,只见她紧闭着双眼,张着小嘴皱着眉毛忍着我侵袭的快感,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我笑了,我吻了吻她,温柔地说:「宝贝,放松些,想叫就叫出来,别忍着,叔叔想让你开心……」说完我便吻向她的嘴唇,就在我伸出舌头将唾液渡过去的时候,她突然「嗯咛」一声呻吟了,然后便搂着我的头,学着我的模样吸我的舌头,一边吸一边喘着气「啊……嗯……啊……」地呻吟着。

  我大喜,热烈地和她接吻,我喜欢这感觉,喜欢和一个只有十三岁的女孩接吻的感觉,而且,我更期待着跟一个只有十三岁的女孩相交的感觉,我预感那一定是足以让我铭记的。

  突然,小铃僵硬了,挣脱了我的亲吻,她急促地问:「叔叔……这感觉好怪……我想尿……尿……」「尿吧宝贝……」我搂住她,手指在那个点上一阵搓捏,小铃猛地挺起臀部,然后「喔……」地一声叫喊,再一次挺起,我的手立刻感到一股热流直喷手上,手全湿了。

  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小铃人生中的第一次高潮,她无力地瘫在我怀里,我一手搂着她,一手拉了些纸巾帮她擦试下体。

  「舒服吗?」我温柔地问。

  「对不起呀叔叔,尿到你的地毯了吧?」小铃有些不安。

  「没事,你舒服就好,告诉叔叔,你刚才舒服吗?」「嗯……好像憋了尿撒出来也没那么舒服。」小铃的比喻把我逗乐了,我拉她的手去套我的肉棒,刚才的付出现在该开始收获了,我亲着她的耳朵温柔地问:「小铃,叔叔和那个老板一样,也喜欢小铃亲叔叔的这个,小铃原意帮叔叔吗?叔叔保证叔叔的一点也不臭,好吗?」随着小铃的点头,我连忙把怀里的小铃推了一把,让她弯向我的胯下,小铃跪在我的身边,握着肉棒套弄着,把我蓬松的阴毛理了理。我看她弄得仔细,笑着问她:「这么好看么?觉得大不?」「嗯,叔叔的比那几个人的都大,这么长等下会不会桶到我肚子里去了。」在我的笑声中,小铃将龟头含了进嘴里,她很乖巧地收了牙齿,但还是刮着了,我连忙教她怎样把牙齿藏在唇里,她很聪明马上就理解,很努力地吞吐着我的肉棒。

  我爽得要死,不论是视觉上的,心理上的还是肉体上的,全都得到了无比的满足,小铃小巧的屁股就在我手所能及的地方,我伸了去在她肉穴上来回拨弄着,甚至还去骚扰她的菊花洞,把小铃弄得娇呼连连,刚才握拳强忍的情况早就甩开不见。

  我弄得觉得不过瘾,抱起小铃的屁股玩起了69,一时间两人的呻吟此起彼伏,玩得不亦乐乎。小铃很聪明,她很快知道我的阴囊是个敏感区,也懂得怎样刺激我的龟头,我给弄得实在是受不了了。

  我拍了拍小铃的屁股示意她停上,小铃坐在地毯上擦着嘴上的唾沫,我本来就想要弄她,但见这个姿势正好,于是将肉棒凑了过去,小铃乖巧地握住,张嘴含了进去,我看着肉棒在一个满是稚气的女孩嘴里进进出出,那刺激差点就想让我缴枪。

  我不敢再折磨我的神经,我示意小铃躺下,小铃当然明白我的欲求,躺了下来还将腿张了开来,把肉穴尽量地向上迎合我。

  我随手拿了个抱枕塞在她的屁股下,让她的肉穴向得更高,然后跪在地上,握着肉棒用龟头在肉穴上上下撩动,小铃大概想看我进入她身体的情形,撑着上半身看着下体,被我撩动得「嗯嗯」直叫。

  我对她说如果觉得痛就说,我就会暂停,不痛了再进去些,小铃点头表示明白,笑着说:「叔叔好像把我当处女了。」我激动着,试着将龟头挺进一点,但马上发现龟头被顶在外面挺不进去,肉穴太紧了,我只好用了些力,明显得感到龟头像被卡着往里挤的感觉。小铃皱起了眉头,我知道她感到胀痛,于是对她笑了笑表示鼓励,突然觉得这方法好像不太好,于是把肉棒退了出来,将抱枕抽走让小铃躺下去,然后自己压了上去。

  小铃有些愕然,但她温顺地迎合了我,手缠着搂在我的脖子上,双腿张开,送上小嘴给我亲吻。而我撑着身体以防压着她,右手搂着她的脑袋跟她接吻,左手伸到下面握着肉棒寻找到肉穴,仍然在肉沟上上下撩动,希望这样能够有足够的润滑保证我的进入。

  小铃知道我的企图,将双腿张得很大,似乎希望我进得顺利些。我试着挤进那紧紧的洞口,果然让我挤了些进去,吻着的小嘴发出「嗯」地闷哼,我退出一些,然后再用了暗力向里面挺了挺,在小铃身体明显的绷紧中,我感觉到龟头应该进去了,但立刻发现小铃的肉穴往往挤着我的肉棒,像要把外来侵略者赶出去似的,我当然不让这事发生,连忙再一用力,这一下立刻觉得包皮被小铃的阴道扯得发痛,我只好停一下,但一停就觉得肉棒往外滑,只好用着暗力往里直挺,感到应该进了一半的肉棒。

  小铃痛了,她忍着不叫,但满脸的痛楚让我再不敢用力,始终是十三岁的孩子,我的肉棒尺寸又不小,她这下有得受了。

  小铃没感觉我的动作,小脸忍得通红,说话都有些发抖了:「叔叔……你全进去了?」我为了安慰她,吻着她说:「嗯,全进了,很痛吗?」「还好,叔叔弄得轻,我没觉得很痛。」我突然发现小铃望着我的眼神里竟然透着温柔,女人就是这样,只要你对她好,一定能够得到她对你的好。

  我很满意现在的姿势,我趴在小铃的身上,一手搂着她的小脑袋,一手在她身上游走,只需向下低头就可以吻她的脸和头发,如果辛苦点再低点头,甚至可以去咬她的小乳头,而下身紧贴着她,虽然肉棒还没能全部进去,但已经完全感受到那里面的紧迫和温暖,实在是太舒服了。

  我的身材算是有些高大的,小铃本来只到我的胸口,而且她苗条,我想如果这个时候有人从后面往下看,一定只能看见我的背影,小铃完全被我压盖了个全部,除了张开伸出的两条雪白大腿之外。

  我像欣赏一件艺术品似地仔细打量她的脸颊,真的是越看越好看,稚气的五官拼凑得是那么精致,闭着的眼睛微微颤抖着睫毛,小嘴随着我的挑逗时不时变换着不同的嘴型,我真是爱极了,忍不住称赞她长得漂亮。小铃听到我的赞美,显得娇羞,睁开眼瞟了我一眼,随即闭上,鼻子皱了皱,显然是得意地向我做了个鬼脸。

  那只入了半截的肉棒开始抗议了,我调整了下姿势,继续完成刚才未能完成的任务,我轻轻地抽出一些,随即再挺进,包皮被剥开的痛楚影响我的力度,我只好慢慢地抽插,顺着里面的润滑慢慢地深入。

  看小铃轻咬着嘴唇,我爱怜地说:「叔叔的大了点,弄痛你了。」「胀胀地有些难受。」小铃的声音从喉咙里挤出来,显得有些娇媚,让我更为动心。

  经过我的努力,我终于感到肉棒完全地纳入小铃的体内,两人已经弄出一身细汗,我不急着抽插,我感受着肉棒被紧迫的味道,感受小铃的肉洞将我肉棒向外挤的感觉,那实在是太棒了。

  我把感受告诉她,说她的小洞会把我的肉棒挤出去,她听了好笑,在我身上笑得全身都颤抖起来,我就去咯吱她,她怕痒,边忙求饶,我们叠着在地上玩得很开心,我有时亲亲她,跟她说一说笑,又不忘记抽插几下,让结合的紧密不间断地刺激着我们,慢慢地我觉得下面开始顺畅了不少,抽插也没那么生涩了,于是便有规律地缓缓地奸淫着她。

  我撑了起来跪着弄她,看着粗大的肉棒在小铃娇小的体内进进出出,极大地满足我的感观,小铃饶有兴趣地抬起身体看我们的结合处,我和她对视一笑,她又向我皱了皱鼻子做了个鬼脸,就躺了回去,我继续弄了一会,还是觉得压着她弄比较有感觉,于是又压了回去。

  小铃被我弄得一挺一挺地,已经无法集中精神跟我说话了,闭着眼睛随着我的动作呻吟着,我去亲她的嘴,她吐出舌头让我吸,这小妮子很快懂得怎么亲吻,我当然不会拒绝,一手玩着她那对可爱的乳房,一边和她热吻着,而下面的攻击则越来越紧密。

  小铃似乎想起什么,娇喘着问:「叔叔,你有套吗?阿姨说和男人弄要带上套,不然会有娃的。」我愣了愣,脑袋飞快地转着,避孕套我当然有了,可是带上套和她做,我心里面认为实在是太可惜了,小铃应该很乾净,我不用担忧安全方面,而且做都已经做了,真有病我也逃不掉了,至于有娃这个问题,我经过良心和性慾的短暂斗争后,还是性慾占了上风。

  我温柔地安慰她:「就一次不会有的,叔叔喜欢你,想好好地给你,就不用套了,好么?」小铃对这方面本来就没有什么主见,也不坚持,又闭上眼睛随我弄。

  我在庆幸之前吃下的那颗药丸,我敢肯定如果不是那个药力,我早就丢盔弃甲了,小铃在我的攻击下开始绷紧了身体,呻吟着说:「叔叔……叔叔……那个感觉又来了……尿……」我喘着气吻着她,捏她的手不由自主地加重了力道:「尿吧,尿了就舒服了。」突然,小铃全身不安地扭动着,我知道她的高潮要来了,连忙大开大合地抽动,小铃的扭动一下静止,接着整个下体向上弓起,嘴里发出一声尖叫,接着全身不停地抽动。

  我能感觉她下体涌出大量的液体,弄湿了我们相交的地方,粘粘地有些不舒服,而我也接近崩溃的边缘,随着小铃全身地瘫软,我不再大开大合,我一下下尽量将肉棒抽出,再一下下地挺入最深,那要喷射的需要越来越强烈,我低吼着,狠狠地吻着小铃的唇,用力地搓着她的胸部,精液再也忍不住地从阴囊喷射而出。

  这时候意想不到的情况出现了,由于小铃肉穴太紧的缘故,我感到喷射的精液受到了挤压竟然被堵住了,我连忙把肉棒退了退,精液这才狠狠地喷出,那感觉太惊奇了,就像憋了一辈子似地,这次射精竟然无比的顺畅,舒服得我全身都绷紧了,那欲死的高潮持续了好久,我才软软地趴在小铃的身上,狠狠地喘着粗气。

  累得真不想动,过了好几分钟我才缓过劲来,抬起头见到小铃灵动的眼睛正看着我,我向她笑了笑:「累吗?」「是你累了,我就觉得胀,叔叔,刚才好舒服,你真厉害。」小铃天真的眼神里透着迷离,我想那是她人生中的第一个有实际意义的性爱高潮,我不由地有些自豪。

  我舍不得这么快从她身上下来,肉棒还在她的体内,我搂着她和她说话,我告诉她我很快乐,跟她说刚才做爱时的感受,她听着,为了迎合我的话题会乖巧地回应我。

  我的肉棒开始变软,竟然被挤了出来,我不得不起来清理战场,帮她擦从肉穴里流出的精液时,我发现她阴部有些红肿,想起刚才自己近疯了似地冲击,不由地有些惭愧。

  接下来我和她又洗了一次澡后就上床睡了,搂着这么个女孩睡觉的感觉是很舒服的,睡到了半夜我又忍不住又弄了一回,小铃本来已经睡着了被我弄醒,强打着精神配合我。

  我在肉棒上涂朱古力让她舔,也把朱古力涂她阴部我去舔,弄得两人身上的脏兮兮地自己都觉得恶心,然后如愿以尝地和她一同洗了个鸳鸯浴,再将肉棒挺进她身体时,我是真的觉得我的肉棒有损伤了,包皮被扯得很痛,可能因为药力失效的缘故,虽然已经射过一次精,第二次的性交反而没有第一次久了,我大吼着将精液再次灌进她体内后,累得实在受不了,竟然趴在她身上睡着了。

  第二天起得有些晚,一晚的激情让我觉得体力有些透支,我是被小铃叫醒的,她竟然做了早餐,煲了些稀饭还煎了鸡蛋,我吃完早餐,本来很想带她出去玩的,但想到和她还是少点关系比较好,始终我在玩幼女,这是极度危险的事,不是和她有感情就能没事的事情,所以我还是打算把她送回去。

  我开着车,叫她仍然坐在车后座,一路闲聊着向C镇驶去,小铃还在玩她的宠物机,大白天地看她的模样更加清晰,我一时竟然舍不得她。

  路过一片小树林时我突发奇想想要再和她亲热一下,当时只是想再看看她和亲亲她,我把车停在一个较隐蔽的地方,然后熄了火开着空调,我溜到车后座去。

  小铃望着我有些茫然,不知道我怎么停了车,我也觉得有些不知道怎么处理这样的事,想起昨晚的钱还没给她,于是从钱包里数了500元递给她,小铃笑了笑接过来放进裤袋里。

  我去牵她的手,然后就去搂她,小铃虽然有些惊讶,但还是顺从地被我搂着,于是我就开始亲她,我对她说我喜欢她,想再亲亲她,她就送上她的吻和我纠缠在了一起。

  然后一发就不可收拾了,我解开了裤子解放出硬得发痛的肉棒,小铃想都没想就一手握着送进了嘴里吞吐起来,我享受着,一手插进她的裤子里,穿过可爱的屁股寻找那湿润的地方。

  她的校裤是橡筋的,很宽松,所以我的手毫不费力地在她的下体游走。我的肉棒昨晚上受了两次折磨,这时候觉得有些发痛,但慾望却又驱使我想再进入小铃的体内。

  我示意小铃脱了裤子,我让她跨在我面前,然后抓着肉棒对准她的小穴,让她慢慢地坐下去,肉棒随着她的坐下慢慢地进入,或许经过昨晚的开发,这一次进得竟然没觉得很困难,当肉棒被完全吞进去的时候,小铃紧紧地搂住我,娇喘着告诉我插得太深了,她有些受不了。

  我也感到龟头顶着什么,怕弄坏她,我扶着她上下套弄,因为怕太深入令她难受,不敢让她坐得太尽,这样做爱的随意性打了扣折,就显得有些绊手绊脚了。

  而且经过昨晚的两次,小铃的肉穴呈红肿状态,我若不是性慾战胜怜悯之心,实在不应该再次奸她。

  我把她的校服向上推,路过胸罩的时候顺便也一起推起来,于是就可以一边亲她的胸部,一边干她,她搂着我的头大声地呻吟着,我两只手抓住她的屁股帮她上下套动,她的衣服往下散,她就拉起来,挺着两个小乳房轮流让我又舔又咬。

  我没有射精的预感,而小铃却因被我弄得过于疼痛哀叫着,我怕弄坏她不敢弄得太激烈,这样就觉得不能尽兴了,而且其实我的肉棒也有些受不了的感觉,玩女人玩得自己这么难受还真是第一次碰到,也是因为小铃的洞口实在是太紧了。

  小铃实在受不了了,我只好放过她,可是我还没有射精,于是我要她继续帮我口咬,这小妮子也不赚肉棒上还沾着她的体液,一口含着就吞吐起来。

  我怕我太久不射精搞得她太累了,于是教她一边用嘴含着不断刺激龟头,一边用手快速地套弄肉棒,这样会使的的高潮来得快些。

  我没去强忍什么,高潮慢慢地到来,我急促地要求射精时要射入她嘴里,她一边点头一边快速地套弄我的肉棒,那个高点很快到来,我一边狂叫着:「舔…舔……继续舔不要停……哦……出来了……」一边将精液射入她的嘴里。

  小铃果然将精液一滴不漏地接进嘴里,舌头一直在舔龟头,这使我的高潮持续了好久,射完精后我觉得我的双腿都发软了,小铃张开嘴让我看嘴里面的精液,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

  我笑着问她敢不敢吞进去,话还没说话就见她很用力地做了个吞咽的表情,然后又向我张开她的小嘴,精液像变魔术似地在她嘴里消失了。这个情节到了现在我都还记得清清楚楚的,每当想起,我的心起感到温馨和怜惜,在我的记忆中,她是第一个肯将我的精液吞进肚子里的人。

  后来我送她到了C镇,她下车的时候我对她说还会来找她,但是我食言了,我和她的故事从结束到开始就这么一次,但这次和她的际遇对我的影响是深刻的,我想我再也找不回那种感觉了。

  本来我是在写另一篇文章的,文章涉及到学生,突然就想把这一段故事和大家分享一下,或者以后写文的时候的情节会多少被这个故事影响到那也是没有办法的,因为和小铃性交时,那在紧逼的阴道里射精的销魂感觉,是永远藏在我的意识里的。

  【完】